搜索 | 会员
人物
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他对微软太过了解,外界曾认为他已被同化,无法对这台“臃肿的机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曾有分析师认为他对于微软太过了解,已经被同化
关注微信号
最新报道
  • 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他对微软太过了解,外界曾认为他已被同化,无法对这台“臃肿的机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曾有分析师认为他对于微软太过了解,已经被同化
  • 王者荣耀的改进、微信公众号辟谣体验的改进,都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还需要社会多方面的参与,包括科技行业从业者、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等,以及法律和道德软环境的进化。
  • 李一男在看守所里时,曾专门托人带信给任正非,大意是以前自己做得不对,现在遇难了,希望对方能帮一把。事后他又为此举追悔,“华为是狼性的企业,不可能轻易原谅我。”
  • 人们有理由担心,科技巨头会利用他们的权力保护和扩大自身的统治地位,损害消费者利益。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真正棘手的任务是如何才能在不过度抑制创新的情况下约束他们。
  • ?经历了这两年的资本寒冬、监管从严、行业大洗牌后,直播行业看似出现了短暂的平静,然而,新的商战已悄然开始。龙珠直播找了苏宁做“靠山”,斗鱼也完成D轮融资且背靠腾讯。虎牙、映客等也在尝
  • 计算机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叫算法。计算机是没有思维能力的,计算机的优势在于计算快,但是它并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在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界,有一个说法——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
  • 近二十年,中国媒体行业经历了三次重要的变革,从平面时代到PC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的传播伴随新技术的演变而不断变化,信息流的出现终于让千人一面的个性化推荐成为了可能。而当大众
  • 七八年前,这个在当时还叫“新浪微博”的社交媒体,击败了众多敌手,一枝独秀。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公共舆论场”,甚至一度被赋予了“围观改变中国”的宏大愿景。而如今,
  • 很多时候,世界的隔阂就是由羞涩内向的人用技术打破的。传统意义的社交一直是外向者的主场,直到新技术和新模式带来改变。而同类人就是最好的产品经理。
  • 城乡世纪广场距离京东总部不到4公里,有好事者解读为“阿里把生鲜零售的战火直接烧到了京东总部门口”,加之盒马鲜生CEO侯毅曾在京东工作多年,外界对这场“恩怨情仇”的描述总还要加上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