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冯仑:创新都是从胡说开始的
来源: 经理人分享   作者:冯仑  日期:2016/12/19  类别:企业家  主题:房地产  编辑:筱雨
:其实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光荣,也有每一代的局限。而且时间、历史、特别是体制、文化,在每一个人身上都盖了戳了。

每一代人吃好自己的饭就行了

李檬(主持人,湖畔大学学员):您对上一代企业家有什么样的印象或者评价?

冯仑:其实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光荣,也有每一代的局限。而且时间、历史、特别是体制、文化,在每一个人身上都盖了戳了。就像那猪,在屠宰场“啪”一盖,哪一年的,这都记得很清楚。每一代企业家屁股上的戳也是清楚的。

越往上,改革开放以前就出生的,甚至是更早就出生的,他们身上的戳,就有那个时代独特的烙印。特别是文革时代成长起来的,基本上人格上都有些别扭,把自己包得特别紧,因为这样才能活下来;另一种就是陷入自大,被迫害妄想。就是要么超牛,要么就“哇,你们都迫害我”。

今天呢,80、90后的精神病的类型是抑郁。你看都不一样了,现在自大狂很少了,都是抑郁。抑郁就是对自己别扭,觉得自己不成功,着急。

那个时代的人格特质,应该说不像今天的企业家这么舒展,以至于他们做事情,要么就是埋头苦做不吱声,把一件事情偷偷做好。

李檬:比如说像华为。

冯仑:我们还有装的成分,就我们这茬的,还是半装半不装。我们这半装,有时候说话随意,有点像当下人,有时候呢,人多你得装呀,就说的挺严谨。到了80后企业家,我发现都不装了,称谓也不叫什么伟大的称谓,都叫名字,不是皮特就是杰瑞什么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社会已经变得很宽容。人的角色,更多的是服从内心和自己的价值观来扮演,而不是按照别人给你的一个角色、尺子来扮演。我们大概一半时间都是按照别人给你的框来演戏。回家到梦里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扮演。但一醒来发现不对,还得进框。

80后、90后的企业家不愿意按照这个框来,我愿意就是最大的快乐,造成了企业家群体这样的一个基本人格特质。所以80后、90后的企业家,第一数量多,第二在各个方面创业,没禁区。

李檬:前几年最赚钱的行业,比如房地产,全被您这些哥哥们占着,我们新一代企业家进不去。

冯仑:(房地产)你弄不了,你为啥弄不了,房地产经济学叫垄断竞争,不是一个完全充分竞争的行业,它要跟体制打交道,跟人打交道,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50后、60后、40后,他们还是有些经验,这是他们的特长。但在80后、90后,他们处在一个更充分市场竞争的环境,他跟客户的关系更敏感,他对技术更敏感。你不能指望一个50后企业家去创新一个什么智能用品,那基本上没戏了。所以每一代人就吃每一代人的饭。

理想是墙上的美人,现实是炕上的媳妇

李檬:您还有一个特经典的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可能过于强调未来和现实之间的差距,人会变得比较拧巴,但如果过分强调现实,可能就与未来的,我们叫战略,目光就不够。这个在您看来是怎么平衡的?

冯仑:我们以前经常强调说,理想是墙上的美人,现实就是炕上的媳妇,你有本事把美人变成炕上的媳妇,但实际上我们常常无法把墙上的美人变成媳妇。然后你可能抱着炕上的媳妇,看着墙上的美人,常态是这种状况。

理想其实是给你一个价值观,牵引一个未来的愿景。而现实就是每天睁开眼,朝着这个方向往前挪一公分、两公分。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奋斗者、一个企业家,永远心里有理想,同时永远脚踏实地,把每一天具体的事做好。

李檬:像您早期创业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不完善,那时候您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冯仑:那个年代,我们的理想都比较宏大,改造中国,那都是特别宏大的理想。现在看有点妄想,后来我们就缩小了。在创办万通以后,我们有一个说法,叫“以天下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创造财富、完善自我。”其实重点是创造财富完善自我。这个证明了二十五六年后,我们六个人都在做生意,另外,我们没有行贿,也没有干坏事。这个价值观很清楚,而且这个价值观在今天仍然维系着我们自己的企业。

至于赚钱多少,那是能力的问题、条件的问题、偶然性的问题、也有兴趣的问题。但总体来看,我们都挣钱了,也都活下来了。回过头来看活下来,一定要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

李檬:什么时候您下定决心准备从商了呢?

冯仑:这是一个偶然性的。那个年代也发生了很多的事,1989年之后,很多人都离开了机关,自己混饭吃。当一个大的事情来了之后,是历史、外部在塑造你,你要适应这些变化,一个重要变化就是自己养活自己,以前是靠组织养活。自己打了一段时间的工,然后就开始自己做事,创办自己的企业。

“难”是创业者共同的问题,它不是个事

李檬:当时创业您觉得最艰难的事情是什么?

冯仑:不被承认,谁也不待见你。我们当时去敲门求处长一起吃个饭,人家不理你。你想想就二十来岁,找处长,谁待见你啊。

李檬:那一定很难。

冯仑:你不难那不叫个事儿。比如人家混日子,你也混日子,那不叫事儿。难是所有年轻人、创业者、刚入社会的人,共同面临的问题,所以它就没意义了。都一样的事儿,没意义。有意义的是你怎么去突破它。我们那时候不觉得难,每天都挺高兴,想睡哪睡哪,因为没房子。到人家里,人家睡床上,咱睡地上、沙发上,哪都能睡。

创业初期大家都一样,都有一个突破瓶颈期,然后高速增长,组织、人员、业务、观念都在膨胀,这个时候也很危险,然后遇到一次坎,就进入调整期,调整完了再进入稳定的发展期。这个过程大概七到十年,七到十年之后,这个公司一般死不了。

李檬:你认为一个企业家最重要的责任是什么?

冯仑:能力和责任是同步发展的,你比如一个小孩能洗衣服,做点饭,照顾爷爷奶奶,这就算责任了;你成年以后,照顾一下同事、巴结一下领导,这就算责任了;那你要是自己当了头,那责任就更大了,照顾员工、照顾政府税收。

除了这个,你还有余钱、有余力、有余暇,这三个很重要,你再去照顾更多的人。你做企业的过程中,你老没事找事,客户的事成你的事了,你负责任的过程,也意味着更多地关注别人,拿更多的时间、精力、金钱去关注别人的长期利益,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成就自己,因为你更多的负责任别人才拥护你,然后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

有这样一个统计,履行社会责任的公司的股票,大概比不履行或者履行差高个5%到10%,这是潜在的。社会给你的奖励和回报就是你履行社会责任,社会给你激励。

大家不要把这个事对立起来,创业第一天就应该想社会责任,就应该去履行,只不过是随着你能力的增长,履行的范围扩大而已,花的时间逐渐增加、花的钱也逐渐增加而已。

李檬:您对于湖畔大学有一个什么样的理想?或者预期现实是怎么样的骨感?马校长说湖畔要搞300年,300年我们这一屋子的人可能都不在世上了。

冯仑:我首先要说一点,湖畔一点都不骨感,怎么能让企业家从原始的野蛮生长的时代,逐步蜕变到现代的、文明的、有创业精神,还懂市场规律,另外又有社会责任感的。推动这个事的办法之一,就是办一个学校。所以就不希望,我们带着很急切的功利目的来读这个书。每年面试,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价值观面试,你如果仅仅是挣点钱,泡泡妞,然后吃,买个房子耍一耍,基本上湖畔不是很欢迎这样的学生。

你有潜力惹很大的事,惹很长久的事,惹牛X的事,让民营企业成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中最受人尊敬的企业家,让中国的创新经济能够在全球一体化当中,把中国自己的产品、服务、模式、品牌对人类的整个商业活动和市场有一个很大的推动,这和很多MBA想法是不一样的。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