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重塑微软:全面人工智能和变酷的新故事
来源: 36kr   作者:孙然  日期:2017-6-19  类别:企业  主题:微软  编辑:帅癌晚期
硅谷巨头们的战争的主战场,已经从“移动”转移到了人工智能。微软在人工智能上的积累,会怎么改变市场格局?

对微软来说,主战场要移位了。

关于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之争,它已经不那么“执着”了。

“我们现在与苹果的关系很好。”一位微软内部员工,至今使用着一台Windows手机,他还有台苹果手机,但直到现任CEO纳德拉上台前都不敢带到公司,因为在强硬的上任CEO鲍尔默看来,任何在公司使用iPhone的人都是叛徒。微软与开源斗争时期,鲍尔默甚至公开将开源社区Linux称为恶性肿瘤。

最新的动作是,近期在2017年Build大会上,微软宣布苹果iTunes进驻Windows Store,此外,微软此番公布的一系列新技术的演示,都以苹果手机为载体。

推广Windows手机操作系统的战役已经可以宣告结束。来自NetMarketShare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布局了6年的移动端硬件入口Windows Phone,市场份额缩减至1.33%。两个月后,微软最终决定把Lumia系列手机产品从官网下架。

一种观点认为,微软没能打通到to C的手机硬件,形成完整的生态闭环始终是缺憾。不过从另一面看,暂时关停手机业务,面向其他品牌设备开放软件,或许能让微软收获更多,毕竟IOS系统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接近40%。

“世界本就是多元的,如今我们的工程师想的,是外面有那么多不同的设备,我们都可以为他们提供基于Windows的工具。” 微软公司全球企业传播团队总经理Tim O’Brien已经在微软工作了14年,最近几年他感受到了明显的变化。

纳德拉上台后的三年,着力扭转微软固有的骄傲心态,从Windows、IOS、安卓之间常年的厮杀中抽身而出,转向合作:让微软能跨平台、跨设备提供软件产品和云服务。2014年,上台第三个月时,纳德拉宣布了对Mac开放office365。一年后,他在9月的微软销售大会上,首次用IOS手机演示了所有微软产品。

开放策略为微软扩宽了商业空间。截至2017年5月24日,微软股价盘中达到69.71美元,42年来的历史最高点。

“的确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落后了,但这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全力押注AI。”这是微软如今的策略。今年的微软Build大会上,纳德拉宣布,微软的战略从2014年提出的“移动为先,云为先”,转变为“智能云和智能边缘”。

殊途同归,AI是今年所有大公司押注的领域,亚马逊率先作出了标杆性智能音箱Echo,亚马逊也在借助云计算的优势推广AI业务。加上苹果和Facebook,五大技术巨头又在AI的战场上碰面了。

能否改头换面成为一家“酷”公司?微软的下一个十年,全立足于一场对AI的豪赌。

变酷的挑战,和黄埔军校的尴尬

伦敦女孩Emma Lawton在29岁时,诊断出帕金森症,手部无法自控地颤抖。作为一名年轻有为的平面设计师,甚至无法用笔画出一条水平线,更别提画设计图。她的生活被颠覆了了。

在微软2017Build大会上,展示了微软研究院创新总监张海燕设计了一款智能手表,可以通过干扰Emma大脑中的信号,削弱手部颤动的程度,让她再次拾起画笔。

类似的前沿实验室项目,在微软还有很多。比如,在水下建立一个大型数据中心;以及用机器学习算法,在西雅图总部的90家食堂里自培蔬菜;通过采集热带雨林中蚊子的体液预测传染病等等。

这些看起来都很酷。但奇怪的是,微软作为一家公司,并未给人们留下与“酷”沾边的印象。

追究原因,在于很多优秀的技术从未走到产品化、商业化的那一步。

“微软的技术实力雄厚,问题在于将前沿技术概念化和产品化时,并未形成完整的体系来运作。”一位公司内部人士如上评价。

20多年前微软已经开始对人工智能做前瞻性研究。动手最早,然而产品面世的速度上,谷歌和亚马逊却更快一步。

某种程度上,微软的这一特性,也导致了研究人才外流:

今年1月,陆奇辞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加盟百度,成为李彦宏的二把手。

5月初,在微软工作19年的俞栋辞去微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一职,加盟腾讯担任AI Lab(人工智能实验室)副主任。他上任后的首个任务,是牵头组建腾讯西雅图AI实验室。这座实验室近邻微软西雅图总部,选址背后,挖角的意图不言自明。

5月19日,在微软任职17年的前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邓力,加盟美国对冲基金Citadel担任首席人工智能官。

沈向洋说,很自豪过去18年微软(亚洲)研究院培养了5000个学生,覆盖了中国几乎所有IT公司的CTO。但他也给出了一个针见血的回应:“你应该去问问离开的人他们还是不是研究员,他们最近研究了什么,叫他写个算法给你看一看。” 

的确,见诸报端的微软高层离职人员进入新东家后,大多从研究员转向培养年轻人的管理岗位。从个人职业生涯角度,离开微软进入中国互联网公司,他们能更快看到应用层面的落地,或者套用硅谷的说法“改变世界”。

微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去年9月30日,微软重组架构,成立了5000人的“微软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由沈向洋挂帅。这个部门吸纳了1000多个位微软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员,以及人工智能语音助手Cortana和必应搜索等应用和服务部门的业务人员。这次重组的意义在于,让科研与产品两个环节更紧密地结合。

架构重组是否有效、能否做出惊艳产品,尚待观察,微软更实际也更重磅的做法,是把所有产品都进行AI化改造。

全线产品AI化

正在进行AI化改造的,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必应搜索、Office和Xbox等微软最历史悠久、用户众多的产品。这即是微软内部所提的“人工智能重新定义微软”。

在微软的规划当中,人工智能语音助手Cortana是一切的核心,她会像桥梁一样,贯穿在跨平台、跨设备的各个微软产品中,相当于为每款产品赋予AI能力,供用户调用服务。譬如沈向洋展示了基于PowerPoint文档使用微软翻译的场景,就注入了Cortana的能力。

Cortana的优势,还是微软的已有的用户量。目前Cortana在全球有1.45亿用户,覆盖移动端手机、PC端笔记本、Invoke智能音箱(家庭)和车载场景。

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最先感受到微软产品的AI化,源自Windows 10。作为第一个搭载Cortana的操作系统版本,它在微软的转型中是个关键的转折点。目前Windows 10的月活跃设备数达到5亿。

此外,还有另一款老牌产品Office 365。微软大中华区开发体验和平台合作事业部总经理司瑞凯接受36氪采访时称,微软AI 在中国市场与腾讯展开了合作,把Office 365的功能与微信相结合,并且加入了微软对话机器人框架(Microsoft Bot Framework)的智能聊天机器人功能,让用户在微信里实现与Office 365的无缝连接。

为了吸引更多开发者,微软集中放出了Xamarin Live Player、.NET Standard 2.0 for UWP 和XAML Standard等多项针对开发者的工具,降低开发难度,增强跨平台的体验。纳德拉称,Windows、Microsoft Office与Microsoft Azure将共同创造超过10亿个机会。

企业市场优先?消费者市场优先?

跟对手相比,微软对于to C硬件似乎没有那么上心。

苹果上周的WWDC大会上,亮点就是HomePod。而早在5月,亚马逊和谷歌前后脚发布了新版智能音箱,Google Home对Echo的近身追赶,把智能音箱推成了今年最受关注的硬件。

这背后是对于变现入口的争夺。Echo将硬件的销售与应用商店中的音乐等内容捆绑售卖,最终Echo将导流到亚马逊电商变现。而Google Home的盈利落点,将走向帮助Google广告变现。

但微软与哈曼卡顿联合推出的智能音箱Invoke,单看在Build大会上分配到的展示时间,风头远不及Hololens 。似乎Invoke的战略地位只是Cortana在家庭场景下搭载的硬件。而Hololens目前也只针对企业用户和开发者出售,并未出台消费级版本。

看上去争夺to C的入口并非微软最大的兴趣点,微软做Cortana的商业思路,依旧是一款朴素的工具产品,这也是生产力公司最擅长做的事。

做基于“智能云和智能边缘”的生产力平台,才是微软如今的核心战略。

微软演示过一个安全施工场景的案例:当施工工人在工地错误使用设备造成了安全隐患,AI技术能够通过工地摄像头监控到的画面,识别出事故情况,并在管理者的手机端出发警报。

微软大中华区开发体验和平台合作事业部总经理司瑞凯说,微软将人工智能技术融入Windows和物联网传感器等不同设备中,并通过云端的计算力,用机器学习去发现它们之间的内在关联和规律。

配合AI+Azure智能云的运作模式,微软的销售政策,也是将人工智能技术打包进Azure云计算产品,根据使用量对大型企业客户收取费用,中小型客户和开发者则免费。

可以说,Azure是微软将AI技术商业化的出口。“认知服务2/3的技术都是原来微软研究院做的,很多年我们都不清楚计算机视觉技术怎么转化成产品,直到有Azure,很多技术加速产品化了。”沈向洋对36氪说。

目前微软认知服务的API接口已经增加到29个,包括新增加的必应定制搜索、定制视觉服务、定制决策服务和视频索引,开发者可以通过微软的工具,将语音、视觉、语言、知识等功能添加到任何场景。

根据沈向洋提供的数据,自从2015年发布以来,全球已经有超过56.8万名开发者使用微软认知服务。

这种定位在中国市场显得有些另类——在中国,你几乎找不到一家AI巨头,不把to C产品列为排头兵。

中国是微软的第二大市场,2014年纳德拉访华期间,微软甚至在“移动为先,云为先”之后,缀上“中国为先”的口号,以表达对中国市场的看重。

但作为一家跨国公司,微软在华依旧延续着在美国本土的商业策略和行事风格。这种理念,体渗透在微软的每一个商业动作中,譬如AI公司未来的商业路径。

微软对于Cortana的定义,始终是一款工具。最受关注的混合现实硬件Hololens推出后,迄今为止也只面向B端开发者和商业用户售卖。

再譬如,中国市场,所有与AI相关的公司都在绞尽脑汁地攫取数据。政府对于数据隐私权的意识和数据归属权的界定还不明朗,因此混沌中的争夺被看作占得先机的手段。行业内人士透露,在与客户签订合同时,本土的一些云计算公司会注明要求获得客户数据,但微软的做法正相反。这项原则源自美国市场对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的看重。

“或许他们能在几年内跑得很快,但微软认为隐私永远是第一位的,最终中国市场也会回归到这点共识。”一位微软内部人士评价说。

最近三年,纳德拉的跨平台开放策略和智能云战略,已经为微软带来了切实的收益增长。其中微软力推的智能云业务是核心增长点,实现营收67.6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1%。

 这也为纳德拉在微软内部赢得了声誉。在微软为激发创新而设立的孵化器“微软车库”的一间工作室里,一张印有纳德拉头像的便签贴在桌子上,下面有一段手写留言,“如果是纳德拉,会制造些什么?”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