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FaceBook的中年危机?
来源: 硅谷密探   作者:硅谷密探  日期:2017-11-13  类别:企业  主题:FaceBook  编辑:yamasaki
Facebook作为一个已经存在十多年的社交网络公司,面临着用户群体逐渐老化的问题,它的策略就是通过开发、克隆或者收购控制消费者智能手机上的所有社交应用。正如这张图所示,Facebook试图或者已

Facebook 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连接了二十多亿人,也因此创建了一个新的世界秩序。而扎克伯格无疑是这个没有国界、无序、不能自我监督的世界的绝对主宰者。

从当年创办 Facebook 时模糊的 “把世界连接起来就是好的” 想法,到在名片背后印着 “I'm CEO, bitch!”,再到现在无下限地抄袭竞争对手 Snapchat 的核心功能,Facebook 从一个大学生在宿舍里鼓捣出来的网站变成今天主宰着二十亿人社交、阅读,甚至决定投票结果、决定一个国家走向的巨兽,可能连小扎自己都没想过 Facebook 会发展到今天的程度。

一切看起来很好,不是吗?然而现在的 Facebook 却面临中年危机的困扰。

2017 年 10 月,Facebook 宣布它已经收购了匿名投票应用 tbh。这款应用的用户规模相对较小,目前只有 250 万活跃用户,Facebook 最重要的是看重 tbh 的青少年用户群体。

Facebook 作为一个已经存在十多年的社交网络公司,面临着用户群体逐渐老化的问题,它的策略就是通过开发、克隆或者收购控制消费者智能手机上的所有社交应用。正如这张图所示,Facebook试图或者已经在苹果App Store上几乎所有的最流行免费应用中都插一脚。

除此之外,Facebook 的“中年危机” 还体现在另一方面:假新闻。

Facebook 饱受假新闻折磨

Facebook 在 2014 年以提供 “Facebook Newswire” 的新功能正式开始在新闻界扮演角色。坐拥 20 亿用户,自然没人敢忽视 Facebook 巨大的影响力。

不过 Facebook 的新闻之路走得不怎么顺畅,最近一两年更被假新闻深深困扰:2016年 9 月,Facebook 上出现了一条被广泛转发的新闻,说福克斯新闻台当家花旦之一 Megyn Kelly 其实是希拉里的秘密支持者,而以保守派出名的福克斯电视台由于政见不和把这位女主播给炒了!

连政见不同的人都容不下,福克斯电视台该有多保守、多落后!很夺人眼球是不是?不过没多久,这条消息就被证实是假新闻。Facebook 当时的解释是抓取新闻的 AI 搞错了,但这件事使得外界对 Facebook 控制假新闻的能力一片质疑声。

这种质疑声随着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川普爆冷胜出达到了新的高潮。美国《财富》杂志称,尽管 Facebook 没有直接怂恿选民把票投给川普,但它也是特朗普当选的“帮凶”,因为 Facebook 上流传的小道消息使得选举的天平向特朗普倾斜,针对希拉里的谣言数量尤为突出。《福布斯》甚至说 Facebook 上面的假新闻“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这就很尴尬了:美国媒体绝大多数都是深蓝的左翼媒体,对移民友好,而身在硅谷的 Facebook 雇佣了大量非美国籍员工,Facebook 甚至整个硅谷的繁荣和移民的贡献密不可分,更何况小扎的老婆就是第二代移民。媒体掐架 Facebook,可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美国政客都是浑身是戏的戏精,本以为这些 drama 随着川普走马上任会告一段落,谁知反而愈演愈烈:今年六月,Facebook 官员会见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作为该机构调查俄罗斯干预去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部分;今年八月,英国广播公司发布了一个采访,一名川普竞选会成员出来补刀说:“没有 Facebook,我们就赢不了”。

Facebook 终于回应

最终,Facebook 在今年九月打破沉默,承认曾经收钱登过 “可能在俄罗斯境内运行” 的组织的广告。这些虚假广告在 Facebook 上煽妖风点鬼火,鼓吹美国种族主义,煽动对 LGBT 群体的仇视情绪以及对枪支的热情,并鼓动大家反对希拉里。

扎克伯格说,Facebook 已经把这些广告转交给国会了。同时他也说,如果在Facebook 内部举行调查,可能会发现更多这样的广告交易:“我们正在研究国外的参与者们,包括俄罗斯其他组织和其他前苏联国家的组织,这样我们就能一步了解他们如何使用我们所有的工具(去达到政治目的)。

虽然这是解决问题的积极态度,但好像感觉不到小扎想尽快把“虚假新闻”这个问题解决的紧迫感。在上一周 ── 距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日已经过去十一个月了 ── 的 Yom Kippur (犹太人的赎罪日)那一天,他含糊其辞地说:“我做的事情反而使人们更有间隔了,而不是把人们团结在一起。因此我请求宽恕,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不知道这算是他的反思,还是在说 Facebook 好傻好天真,只是被坏人利用了?

不过,和去年大选结束后小扎的强硬回复相比,这种不咸不淡的反思对小扎来说也是一个进步了。

去年大选结束后,面对 Facebook 上的虚假新闻是川普“帮凶”的声讨,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上针对这些质疑写了篇长文强硬回应,大意是说 “虚假新闻多?Facebook 的新闻是根据你和哪些人做朋友算出来的,你自己low 不要怪别人”,并称 Facebook 上超过 99% 的内容都是真实的,虚假消息对大选结果影响几乎不存在。这引起了媒体的强烈不满。

尽管小扎这次终于开始反思,美国《连线》杂志对今年扎克伯格的表现非常不满。在《连线》今年十一月刊的首篇文章里,它批评说:“扎克伯格轻描淡写的态度,让人觉得他所说的 Facebook 和新闻里那个麻烦缠身的 Facebook 像是两家不同的公司似的。新闻里的 Facebook 允许背后可能是克里姆林宫支持的机构在 Facebook 上散播仇恨言论,这个问题被扎克伯格轻描淡写成听上去 Facebook 只需要做些小调整。”

不知道 Facebook 是否还记得最初的使命: “让世界更为开放和互联”。在过去一两年里,这个使命一直都在被打破,它上面屡见不鲜的政治宣传、虚假信息、假新闻和欺诈账户,使得人们怀疑小扎是否做好准备成为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 “无冕之王”。

Facebook 的危险元素:二十亿人口的新世界秩序

坐拥二十亿用户以及对这些用户的充分了解(如果不让Facebook知道自己喜欢哪家餐厅、爱看什么电影,怎么交朋友和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呢?),使 Facebook 每年有数十亿美元的广告收入,完成了无数创业公司“躺着赚钱” 的终极梦想。媒体专家 Gordon Borrell 指出,Facebook 仅仅在过去一年里,就从纸媒手里抢走了多余十亿美元的广告生意。 

同时,也有些人认为 Facebook 很危险,因为它已经大到无法被有效监管的地步了。“我们没有适用于这些全球科技巨头的监管模式,” Demos 智库社交媒体分析中心的研究主任 Carl Miller 指出:

“我们以为他们只不过是中性的公共公司,而他们实际上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业实体。”

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业实体,首先要财报好看,然后才是对社会负责。财报好看就要多卖广告,而计算机算法只需要吸引你的注意力,让你点进去就可以了,不论广告还是耸人听闻的文章。

每个人在 Facebook 上的信息越多,它就能越精准地为你画像,也能越精准地投放你想看的内容。久而久之,你看到的都是你想看的,保守的人越保守,自由主义者越自由。什么?大家都在说美国社会在被撕裂(见下图)?可能是你没听过 “同时发生不代表因果关系” 这句话吧。

在这些巨大的变化中,很可能变得最少的反而是小扎,只是他和他的公司现在遇到了点中年危机而已。他会用这次 Facebook 的公关危机作为重新考虑其在美国乃至世界上扮演角色的机会吗?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更大的可能是,等调查结果出来,如果 Facebook 有麻烦,就继续用钱砸律师摆平呗 ── 毕竟这更符合他一贯的风格。

当你觉得你的父辈们现在一天到晚柴米油盐,一点都不酷很无聊的时候,别忘了他们中不少在八十年代也是穿喇叭裤烫爆炸头,扛着录音机在大街上放很吵的音乐的叛逆少年。只是人到中年,不一样的人生阶段而已。如今,Facebook 也遇到了自己的“中年危机”:到底变成有趣有格调的迷人大叔,还是浑身油腻、充满广告和虚假新闻的中年男子,恐怕只有小扎自己知道了。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