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为什么偏偏是这位好好先生 刷新了臃肿的微软
来源: 界面   作者:刘怡君  日期:2018-1-23  类别:人物  主题:互联网  编辑:Lucien
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他对微软太过了解,外界曾认为他已被同化,无法对这台“臃肿的机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曾有分析师认为他对于微软太过了解,已经被同化

还有半个月,微软就要公布它2018财年的Q2财报了。3个月前,在它上交的Q1成绩单中,公布的营收金额为245.38亿美元,净利润为65.76亿美元。

在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微软的复苏之路正在回暖。

这家曾创下全球市值历史新高的企业,在2014年集中爆发危机——寄予厚望的Windows 8被证明是黄粱一梦,Bing(必应)依然无法撼动谷歌搜索的霸主地位,竞争对手iPhone和Android却都取得了飞跃式发展,而微软的员工们则整天为了权力勾心斗角,这直接导致消费者和开发者对微软失去信心。

于是,1992年进入微软的老员工纳德拉,成为这家企业历史上的第三任CEO。前CEO史蒂夫?鲍尔默曾评价纳德拉没有CEO该有的野心,微软印度业务前主管拉维?温卡特桑则说:“几乎没人说他不好。要做到这种级别,你肯定得非常强势,他却谦逊得令人难以置信。”

显然,纳德拉是一位非典型领导者。曾有分析师认为他对于微软太过了解,已经被同化,无法对这台“臃肿的机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也无法带来微软需要的新鲜血液和思维动力。

但是,事实证明,这位“老好人”在短时间内“刷新”了微软。早在他竞选CEO的备忘录中,他就在呼吁推动“微软的重生”。

1.以一封诚恳邮件,烧起了新官的“三把火”

纳德拉与他两位前任有明显不同——比尔?盖茨在技术领域见长,史蒂夫?鲍尔默是一位充满激情的销售员和市场营销者。鲍尔默在离任之际,叮嘱纳德拉要做自己,“不要设法取悦比尔?盖茨或其他任何人。要大胆,要正确。”

2014年7月10日,在距离微软新的财年只有几天的时间,新任CEO纳德拉在早上6点02分给公司全员发了一封类似于宣言的邮件——之所以选择这一时间,是因为在美国任一时区的员工,都会在上班时收到这封邮件,而世界其他地区的员工,则会在周末之前收到。

纳德拉在邮件中写道,越来越多的人被移动设备、应用程序、数据和社交网络构成的海洋淹没,生产力远不只是文档、电子表格和幻灯片那么简单。他在文中插入了一张靶图,中心位置的文字是“数字工作和生活体验”,周围是微软的云平台和计算设备。他用诚恳而具有煽动性的语言,表述了微软的战略目标——这个世界上接入互联网、传感器和物联网(IoT)的人会达到30亿,微软要做的是赢得数十亿的联网设备,而不是忧虑现在不断萎缩的市场。

在邮件发出的24个小时内,纳德拉就收到了数百封来自公司不同地区和不同部门员工的邮件,包括程序员、设计师、市场营销人员和客户支持专员等,他们说,邮件中“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组织,成就不凡”让自己深受鼓舞,并提出相关建议和值得琢磨的想法——为什么Xbox能从传统电视时代起延续至今,而有线电视盒却在逐渐衰落?如果视频游戏和机器人的情绪感应设备Kinect,能装上翅膀或轮子,寻找丢失的钥匙或钱包,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纳德拉一面搜集各方意见,一面向跟踪报道微软的媒体提供了这封邮件的副本。很快,彭博社、《纽约时报》等媒体就对这次蓄势待发的变革做了相关报道。

在充分造势之后,纳德拉立即为公司换血。

他邀请长期在高通担任高管的佩姬·约翰逊,加入公司任业务拓展负责人,领导开发新产品、新服务。几周之后,他让负责微软全球咨询和支持业务、曾在麦肯锡以及甲骨文工作过的凯瑟琳·霍根担任公司首席人才官,和自己一起负责公司的文化转型。除此之外,他还说服曾在奥巴马政府就职的库尔特·德尔贝恩重回微软,担任公司首席战略官。

2.拉更多的人参会,一举攻破“大企业病”

仅有战略目标和新高管团队,是远远不够的。微软当时的“大企业病”已经病入膏肓。

在其自传体新作《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纳德拉回忆道——

“每一名员工都想向其他人证明自己无所不知、是办公室内最聪明的人。但在对待日常工作上,他们只想按时交付和完成数字目标。层级体系和啄食顺序是第一位的,组织内举办跨级别的会议基本是不可能的,如此一来,自发性和创造性也就受到压制。”

“老好人” 纳德拉曾被外界认为,他会是这种文化逆来顺受的支持者,其实,他已经准备好亲自操刀。

微软每年都会组织约150名公司高层管理者,参加务虚会。他们集体离开办公室,去往偏远山区中的酒店中,分享各自的产品计划、演示最新技术突破。纳德拉认为“大部分讨论都只是在吐槽彼此的想法” 。

纳德拉将“好人”做到底,破格邀请了前一年微软并购的公司的创始人参加会议。他们多出生在“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世界,有着新的外部视角,但由于其在公司中的职务和层级,并不具备参加这场会议资格。在首次参会时,他们浑然不知传统路数,充分释放出了自己的热情,逼着微软朝着新方向发展。

纳德拉还在会议期间安排了客户拜访活动。同样,这是一个受到热讽的改变,因为客户拜访每天都在进行。在务虚会的第一天上午,参会者被分成十几个小组,成员包括公司最高层的研究人员、工程师,以及来自销售、市场营销、财务、人力资源和运营部的最高层管理者,他们彼此之间并没有密切的共事经历。微软的车分别开往不同的地点去拜访客户——他们来自中小学校、大学、大企业、非营利组织、初创公司、医院、小企业等等。高管们在听取客户的意见和建议后,回酒店分享了各自关于文化转型的看法,他们感受到了跨部门的多元化团队共同解决客户问题的威力。

第二天,纳德拉将各讨论小组的负责人纳入公司的“文化内阁”——这是一个由令人信赖的顾问和高层管理者组成的团体,致力于帮助微软塑造文化变革。

随着改革的逐步推进,2015年夏天,微软的新领导团队已经成熟,各个条线、部门之间的壁垒也逐渐被攻破。

3.不断和对手握手言和

过去,随着微软的不断扩张,它和诸多公司开始交恶。

苹果是微软近年来最难对付和最持久的竞争对手之一,以至人们几乎忘记了微软从1982年以来就为Mac开发软件。2015年,在Salesforce的年度营销会议上,纳德拉从正装外套口袋里拿出一部iPhone,现场观众立即发出了阵阵嘲笑声。待现场观众安静下来之后,纳德拉说道:“这是一部非常独特的iPhone,因为它安装了微软的所有软件和应用。”

纳德拉认为,无论微软的十亿客户选择何种手机或平台,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他们的需求,该思路在刚提出之际,遭到了部分产品线领导者的担忧和反对。

多年来,微软和谷歌一直互相向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政府监管机构投诉对方。纳德拉提出微软应该将全部精力放到云客户的竞争上,必须翻过这一页。他联系谷歌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的讨论和谈判,并发表了一份令商界大跌眼镜的联合声明:“我们希望这种竞争聚焦于产品品质,而不是法律诉讼。”

微软和三星曾有着30多年的合作关系,但2014年由于专利纠纷,双方关系破裂。纳德拉决定安排专员奔赴韩国,和三星团队讨论,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最终,由于三星的谈判态度强硬,微软还是通过法院解决了一些问题纠纷,它在一份声明中写道:“遗憾的是,即便是合作伙伴有时也有不同意见”  ,但在同时重申“微软重视和尊重伙伴关系。”今天,三星智能手机上的微软应用广受欢迎,同时也驱动了微软雄心勃勃的Windows物联网计划。

纳德拉不断和对手握手言和,追求出人意料的伙伴关系——在微软Azure云平台中拥抱竞争对手Linux操作系统;针对iPhone和Android发布诸如微软Outlook这样的应用程序;斥资25亿美元收购《我的世界》(Minecraft)游戏的开发商Mojang,而它们的虚拟现实设备Oculus Rift,与微软的HoloLens存在直接竞争关系……

曾经,即便在20世纪90年代咄咄逼人的微软,纳德拉也是恳求合作伙伴一起发展业务的“少数群体”。如今,他更强调,数字化转型时代,每一个组织和每一个行业都是潜在的合作伙伴。“如果做得好,伙伴关系会把蛋糕做大,人人都会受益。”

现在,微软正式从一家软件公司,变成靠云服务和移动业务赚钱的公司,Azure、企业产品和服务成为新的现金牛;Windows10更新、移动端Office 365这些过去按件计费销售的软件,很多都已经变成了基于云的免费服务;而微软开发和收购的几款移动应用,也都成为了iOS和Android平台上的常客。在“老好人”的带领下,微软似乎变得“平和”了。

这一切,正对应了比尔?盖茨对他的评价——“他是一个谦逊、有远见和务实的人。他既能针对策略提出有见地的问题,也能与核心工程师融洽相处。”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