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无聊经济"时代来了
来源: 羊城晚报   作者:网友  日期:2010/1/25  类别:互联网  主题:  编辑:德仔
../../UploadFiles/Dezai20100125013344.jpg / 上一周,美国纳
“上一周,美国纳斯达克,中国的网络概念股上演着集体的狂欢,百度周三涨幅13.71%,资本新贵们的财富随着数字的跳跃再度增厚。“包括卖电梯广告起家的分众在内,中国所有在纳斯达克挂牌的公司都是把无聊化成现金的无聊产业。”分众传媒CE0江南春2009年12月16日大声喊出的“无聊创富”当下不但应景,更显得是底气十足。

  “做正事找谷歌,无聊娱乐找百度”

  本报讯1月12日,谷歌宣布考虑关闭中国运营及网站Google.cn,受此影响,在次日的纳斯达克股市交易上,谷歌股价出师未捷,最终下跌0.57%,而其在中国市场上的最大竞争对手百度却应声而涨,涨幅为13.71%。这再一次隐喻全球搜索引擎“大哥大”谷歌在中国遭遇了“滑铁卢”,抵不过国产“老大”百度。论技术,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谷歌算法可能比百度更先进。论产品形态,百度有搜索、百科、贴吧、个人空间、音乐,谷歌中国有搜索、问答、来吧、音乐,相差不大。但谷歌2005年正式进入中国之后,却一直拼不过百度,为何?

  有人分析,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百度比谷歌更娱乐化、更平民化、更有助于打发无聊,像谷歌地图就比不上百度贴吧有噱头、够八卦,而网络上就流传“做正事找谷歌,无聊娱乐找百度”的说法。百度在帮助人们打发无聊的同时,积累了大量用户,增加了页面浏览量,自身的广告收益自然见涨。人人都会无聊,处处都有无聊,北大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处于转型期的中国人无聊感就更为突出。百度比谷歌更好地把握了中国人当中弥散的无聊感,产品设计向帮助用户打发无聊、发泄无聊倾斜,获得用户的青睐。

  人人都会无聊,处处都有无聊,北大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处于转型期的中国人无聊感就更为突出。社会学家将其作为一个课题进行城市调研,结果发现:受访人群一周内平均花在地铁的时间是110分钟,乘客在机场的人均候机时间为74分钟,在银行柜台排队办理业务的等候时间平均为40分钟。在种种等待中,千姿百态,人们总是在寻找某一焦点,让等候不那么无聊。

  无聊时代来了,帮助人们打发无聊时间获取经济利益也成为一种重要的商业模式:地铁拥挤的车厢里,白领们捧着各类免费广告宣传单阅读随处可见,每个站台都被炫目的广告占领;电梯入口的液晶电视轮番轰炸着企业资讯;公交车、出租车内的车载广告无休无止;酒店大堂任意取阅的DM杂志越来越多;卫生间的镜子和卷纸筒上都脱离不去广告的痕迹。任意一处哪怕只能稍许吸引过客留意的时空内,商机都被无限捕捉。经济学家专门给它套上了一个时髦的名字———“无聊经济”。

  “无聊经济”一经点燃,其膨胀之势难以遏制。单是围绕着楼宇开发的商机就迅速进入到了细分阶段,面向人流、车流大的一面,户外广告从彩印升级为超大液晶屏;楼宇内部,等候电梯短则数秒、长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电梯口被分众所把持;电梯内部也没闲着,框架广告钉满了三面墙壁,就连电梯门也贴满广告。都市人原本用来无聊、发呆的时间和空间,统统被挖空心思的商家霸占。他们“好心”帮助人们打发无聊,自己也挣得盆满钵满。

  互联网世界则是无聊经济的另一个温床。据统计,网民上网第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打发无聊和无趣。对使用移动互联网的用户调查也发现,在移动状态下(如上下班途中等)使用移动互联网的比例超过了一半,选择“在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的比例也超过1/3。可以说,电脑游戏、网上聊天、虚拟社区、社交网站等等,某种程度上都是“无聊经济”的产物。就拿现今在白领中风靡的开心网来说,利用工作间隙乃至半夜休息时间,偷邻居的菜,挪一辆朋友的车,即便明知很无聊,却依旧让众人乐此不彼。

  创富故事 “无聊经济”的中国教父

  对于商人来讲,仅仅做到让人们消磨无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才是其终极目标。成功的例子开始不断浮出水面,令人侧目。

  被誉为“无聊经济”中国教父的江南春,将眼光投向了楼宇广告。创建于2003年的分众传媒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酒店、写字楼、各类会所里缔造了一个庞大的商业楼宇联播网,其模式是以数量庞大的液晶显示屏滚动播出商业广告,直接锁定人们眼球,从而赢得广告主。简单说,它就是通过贩卖无聊的时间来赚钱,将其转化为有价值的广告效益。

  仅仅花了两年两个月的时间,分众传媒的“无聊经济”开始结出果实,不但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海外上市的中国纯广告传媒第一股,还以1.72亿美元的募资额创造了当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纪录。上市一年后,分众以3.25亿美元的价格合并中国第二大楼宇视频媒体运营商———聚众传媒。2009年第二季度,分众传媒商业楼宇联播网的毛利润达到4390万美元。

  眼下风靡全国的开心网,看起来就是让众人在虚拟环境下抢抢车位、偷偷菜、消磨消磨无聊的时间的产物,但在这无聊的背后,其短短1年多的时间内效益惊人。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9月16日,开心网的广告收入为3448多万元,注册用户为5344多万个,每个用户为开心网带来的广告收益为0.64元。创建于2008年5月份的这家网站,页面浏览量超过10亿,每天登录用户超过1200万,这些用户成了潜在的广告受众,不知不觉中记住了赞助特别车位的汽车品牌或者另类蔬菜的快餐食品大亨等等。

  据专门发布网站世界排名的网站Alexa统计,开心网位居中国网站第十位,居中国SNS网站第一名。2009年11月19日,启明创投、北极光和新浪网评估开心网价值已超1亿美元,敲定对开心网注资2000万美元。

  可以看到,上述两种产业类型的“无聊经济”,其盈利方式都离不开广告。广告受众处于无干扰、无防范、无竞争的“无聊时间”,是在广告和无聊中选择,这时候就会觉得广告也精彩了。而“无聊经济”成功的一个基本因素,就在于它构成了一种强制收视行为。回家看电视时,电视有遥控器,在节目和广告之间选择,人们一定会选择节目。但在无聊时间,人们是在广告和无聊之间选择。

  专家说法 “无聊经济”是创新还是暴力?

  著名评论人牛刀撰文说,江南春倡导和新建“无聊经济”时,主线始终没有离开传媒分众化的理念,即那种用广告狂轰滥炸占领市场的时代已经过了,代之而起的是精确制导,一枚导弹只攻击一个目标才能取得成功。“无聊经济”恰恰是在此处开创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只瞄准中国最富消费实力、观念超前、时尚新潮的群体,他们对汽车、手机、化妆品、时尚消费品类的产品需求旺盛。开心网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都市的青年白领人群。

  在中山大学财税系主任林江教授看来,大部分人无聊空闲的时间还是不少,而忙碌的人也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高度紧张,总有无聊的时候,那么有需就有供,“无聊经济”的潜力很大。“无聊经济”,其立足点也正是帮人打发无聊、让人快乐,那么谁让人人快乐,谁就赢;谁让人人都不快乐,谁就输。问题在于,在这个价值观迷失的世界中,谁也无法保证人们的快乐偏好何时会突然厌倦。“关键是如何提供服务,不能硬销而要软销,讲技巧和细分市场,很大程度上,‘无聊经济’是一门创意学,只有依靠‘创意’,以‘创意’取胜,消费者才不会产生‘硬销’的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讲,服务内容、服务形式都重要。

  在广州体育西一栋甲级写字楼上班的刘康对“硬销”的体会特别深,他把“无聊经济”比作暴力营销者:“什么创新,简直是强迫,让你不得不听、不得不看。”他每天从佛山坐公交或出租车到芳村,再转地铁,看了一路的“无聊经济”,吵吵闹闹,下了车,写字楼的电梯内外照样是喧嚣一片,真是烦不胜烦。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教授陈卫星也认为,“无聊经济”毫无疑问就是一种商业暴力,消费者只能被动接受,毫无主动权。国内多个城市都发生过因受不了狭小电梯内装载液晶电视散发的热气和喧闹,愤而砸毁电视的事件,这种“以暴制暴”被很多人看做是普通消费者捍卫个体权利最直接的体现。“遗憾的是,现在国家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来规范这种行为,一旦基本的道德底线、道德准则崩盘,‘无聊’就会衍生为‘无耻’。”

  “无聊经济”不单是一种商业模式、商业行为,也不单是个商业管理问题,更是一个社会学问题,它在迎合人们生活习惯的同时,也在塑造人们的生活方式。学者曾感叹,印刷时代没落,电视时代蒸蒸日上,人类正在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互联网时代,娱乐至死的精神更是有增无减,就连你想无聊而没法真正无聊。那么,如何守住基本的道德底线,挖掘“无聊经济”的商家,必须严肃对待,这才是“无聊经济”发展的根基所在。

  -名词解读

  “无聊经济”

  “无聊经济”,其实是“眼球经济”、“注意力经济”的一种,也是一种依靠吸引公众注意力获取经济收益的经济活动。区别在于,“无聊经济”特指吸引人们无聊时的“眼球”、“注意力”,把人们无聊的时间转化为有价值的广告经济效益。也有媒体把缓解人们精神上无聊的经济,均称之为“无聊经济”,如此一来,概念外延就很宽泛。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