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宁花4000买手机,不花6元买游戏
来源:    作者:网友  日期:2012/3/14  类别:IT科技  主题:  编辑:dezai
千变万变,国情不变。曾经毁了中国 PC 游戏市场的那些东西,如今又在 iOS 游戏市场一一重现:盗版、外挂、抄袭、强制消费、恶意竞争……短短两年时间,中国的 iO
6元的游戏

  《鳄鱼小顽皮爱洗澡》售价 6 元人民币,用户评论称“要是不收费就更好了”

  3月 4 日,苹果公司宣布 App Store 的应用程序下载次数突破 250 亿次,来自中国青岛的女孩傅春莉成为第 250 亿次下载者,她下载的是迪斯尼出品的游戏《鳄鱼小顽皮爱洗澡》(Where's My Wate)。这是继《植物大战僵尸》、《水果忍者》和《愤怒的小鸟》之后,又一款风靡全球的 iOS 游戏。

  傅春莉下载的是游戏的免费版本,可以试玩 10 个关卡。《鳄鱼小顽皮爱洗澡》完整版的售价为 6 元人民币,相当于一张盗版光盘的价格。在这款游戏的“用户评价”中,一位中国玩家给出了五星的评价,标题是“好玩”,内容是:“如题,要是不收费就更好了,费电啊。”

中国大陆的 iPhone 销量全球排名第二,iOS 应用市场的规模却仅为全球的3%

  今年 1 月 13 日,iPhone 4S 在中国大陆地区正式发售后,遭到“黄牛党”的疯狂抢购。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回应称:“我们已经尽可能保证大规模的生产,但还是被(北京的)阵势吓到了。”

  中国大陆已成为 iPhone 全球销量排名第二的地区,仅次于美国。而与硬件的热销形成对比,iOS 应用市场在中国大陆显得不温不火。

  今年年初,触控科技首席执行官陈昊芝给出了一系列数字。他表示,目前国内的 iOS 设备约为 2000 万台到 3000 万台,其中 60% 为破解版,不贡献收入,有效的设备终端约为 800 万台到 1200 万台,以 1000 万台的中间值以及5% 的付费用户计算,付费用户在 50 万人左右。

  按照他的估算,如果每人每月购买 10 个应用,每个应用 6 元,国内市场的年销售收入约为 4 亿元人民币。而根据花旗银行一年前的调查报告,App Store 的年销售收入将达到 20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120 亿元。

  这意味着,中国大陆的 iOS 应用市场的规模,仅占全球市场的3%。

  破解·外挂

  全球有 10% 的 iPhone 进行过“越狱”,而在中国,这一比例高达 60%

  “要做单机就做海外,要做国内就搞联网。”上海一家 iOS 游戏公司的创始人王剑(化名)说。原因与十年前国内厂商纷纷转投网络游戏的原因如出一辙:因为盗版。

  2011年 6 月,iPad 2 中国大陆行货正式发售后一个月,有人在威锋网论坛上发帖,询问大家在 App Store 上总共花了多少钱。有人回答“0,每天下载的都是限免的”;有人回答“买的代购,1:1买的”;有人回答“0元!等越狱中”。

  半个月后,iPad 2 实现完美“越狱”,图文及视频的详细教程在国内各大手机网站上迅速传播。据“越狱”软件社区 Cydia 的创始人杰·弗里曼(Jay Freeman)估算,全球约有 10% 的 iPhone 进行过“越狱”。而在中国,“越狱”的 iOS 设备已经占到总量的 60% 以上。

  两年前,修订后的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已正式认可“越狱”的合法性。借助“越狱”,用户可以安装 App Store 以外的扩展软件及外观主题,使用之前无法使用的功能,例如安装第三方输入法,或是把 iOS 设备当作移动硬盘使用。

  而国内大多数用户选择“越狱”的目的只有一个——安装破解软件。

最新的数据是,78个购买记录,只有 2 个是真正的购买

  去年 9 月,一款名为“iAP Cracker”的应用程序在已“越狱”的用户中间流传开来。该程序利用了付费应用中的漏洞,通过修改程序内购买(In-App Purchase)返回的交易状态,以达到欺骗程序、实现免费内购的目的。

  iAP Cracker 的性质类似于网络游戏中的外挂,受其影响最大的是采用内购收费模式的单机游戏和部分联网游戏。使用这个“外挂”在游戏中刷金币、刷钻石、解锁各类内购物品,成为了很多玩家的乐趣之一,不仅造成开发者的经济损失,而且破坏了游戏本身的游戏性与平衡性。

  大多数 iOS 游戏均已采取应对措施,设置服务器验证,封堵漏洞。然而,今年 2 月,一个国人编写的内购破解程序——“IAP Free”又频繁出现在了国内的各大手机论坛上,号称可支持的游戏比 iAP Cracker 更多,并会不断更新。

  “最新的数据是 78 个里面有 2 个是真正的购买。”2月 21 日,在苹果开发社区 CocoaChina 论坛上,一名 iOS 软件的开发者无奈地说。

黑卡·刷榜

  全中文介绍、全中文界面的游戏,竟然在国外的 App Store 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2011年 12 月,英国游戏设计师威尔·卢顿(Will Luton)在推特上称,一款叫做《胡莱三国》的中国游戏在英国 App Store 排行榜上升至第三位。奇怪的是,这款游戏并未针对英国市场进行本土化,游戏的介绍完全为中文,下面还有一位用户评论称:“我刚发现自己被这款游戏收走了 69.99 美元,可我从没玩过这款游戏,也从没听说过它。”

  两个多月后,英国手机游戏网站 PocketGamer.biz 报道称,《胡莱三国》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飙升至 App Store 排行榜的第三位。此外,来自中国的另两款游戏——《掌上三国》和《快乐棋牌》——分别冲至第 11 位和第 59 位。在这三款游戏的用户评论中,有不少人投诉,称自己从未下载过该游戏,也从未内购过,却被莫名其妙地扣了一笔钱。

  事后接受采访时,互爱科技总裁黄建表示,《胡莱三国》其实是“黑卡”的受害者,游戏在国外排行榜上的异常现象,是部分国内玩家通过购买绑定“黑卡”的 iTunes 帐号,在游戏内大量购买道具所致。

开发者的急功近利,过度刺激消费,以及“刷榜”等行为,也是“黑卡”泛滥的原因

  游戏玩家对“黑卡”并不陌生,Xbox 平台上曾有不少玩家以“黑卡”购买 Live 点数。

  “黑卡”即来源不明的信用卡,其背后往往是破解或盗取他人信用卡信息的“黑客”。在 App Store 中国区尚未使用人民币支付之前,用户购买游戏或在游戏中内购道具必须使用双币信用卡。由于支付不便,加之贪图便宜的心理,部分用户选择低价购买绑定“黑卡”的 iTunes 账号,进行消费。另一方面,游戏本身在设计时将刺激用户消费凌驾于游戏性之上的做法,也是人民币支付开通后“黑卡”仍大量存在的原因之一。

  “黑卡”泛滥的直接后果是软件开发者的高坏账率。去年 10 月,国内部分 iOS 游戏开发者的坏账率由 8 月份的 20%,猛增至 45% 以上,最高甚至达到 88%,这意味着,100元的销售收入,开发者最终拿到手的只有 8 元。

  “黑卡导致国外开发商彻底放弃中国市场,中国的开发商因为得不到应有的收入而死掉,我们死了,是小事;但老外玩家怎么看待中国玩家呢? 老外不傻,纽约时报也报道过失窃信用卡在 App Store 上的生意,这极大损害了中国人的尊严!”《海岛帝国》的开发者杨祥吉在微博上说。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部分开发者的“刷榜”行为,也是“黑卡”泛滥的源头之一。为了以相对低廉的成本获得市场和资本的关注,一些急功近利的开发者雇佣专业从事“App 营销”的第三方公司,刷排名、刷流量、刷五星、刷好评,或是针对竞争对手刷一星、刷恶评。这些毫无诚信可言的行为,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更对整个行业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恶劣影响。

抄袭·山寨

  这款游戏以“与《星际争霸》具有极高的相似度”为卖点,不以抄袭为耻,反以为荣

  去年 11 月,美国动视暴雪向中国的盛天堂公司发出一封律师函,起因是盛天堂旗下的 iOS 游戏《星际世界》涉嫌侵权《星际争霸》。

  盛天堂的《星际世界》是一款以星际战争为背景的科幻类策略游戏,游戏设定有人族、虫族、神族三大种族,母舰、凤凰战机、女妖战机、金甲虫、巨像等兵种,以及部分建筑物,均直接抄袭自《星际争霸》系列。该产品的一篇宣传稿甚至以此为卖点,称:“在游戏画面上,《星际世界》和《星际争霸》具有极高的相似度,无论是游戏界面、游戏地图、游戏的背景,还是各种建筑物设计、兵种的造型等,都是模仿《星际争霸》中三大种族的特点设计的。”

  这种赤裸裸的抄袭行为,在中国的 iOS 游戏市场上并不少见。不仅仅是游戏的系统、角色、场景、道具、音乐,就连游戏的名称也会被大量“山寨”。开发者不追求创意,而是试图通过简单复制以及刷排名等不正当竞争手段,快速获利。

结束语

  中国的 iOS 游戏市场虽然刚刚起步,却已经呈现出种种“未老先衰”的迹象。“涸泽而渔,焚林而猎”,中国的游戏业经历过太多类似的教训。无论平台商、开发商,还是消费者,都应该自律,共同构建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环境,为这个行业的未来,更为了自己。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