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回归浏览器
来源:    作者:张昊  日期:2012/3/20  类别:IT科技  主题:  编辑:dezai
因为Android,因为HTML 5,浏览器重新得到产业链的宠幸,它的商业模式突然丰满起来,但是,代价同样巨大——它必须完全改变自己的基因。
这本大胆的杂志似乎天生就对Web不屑一顾:2010年8月,《连线》发表了著名的《Web已死 Internet永生》;在此之前,1997年它那篇同样质疑Web的《推送!》已经沦为业界笑柄。

但这依然引发了一轮相当持久的讨论,这一次对它有利的是,乔布斯的苹果真的把本地应用做得相当“唬人”。那时的APP Store已经有了30多万种应用,总下载量直奔100亿次,关键是用户已经习惯了在智能手机的屏幕上堆满各种客户端图标,这显然不是1997年的PointCast(一家根据用户喜好推送资讯的软件公司)所能匹敌的。

这样看来,《连线》没有把文章命名为“吻别浏览器”,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它几乎是宣判了浏览器的死刑,“Web绝对不是数字革命的终点”,“总的来说我们还是有先见之明的,我们预见到了一个机器向机器自动发送信息的未来,而那时,重点会从浏览转向获取。”它还在为之前的那篇文章辩解着。

但仅仅是过了不到一年,它看似强大的观点就又一次有可能“臭名昭著”。因为Android,因为HTML 5(用于描述网页文档的标记语言),浏览器重新得到产业链的宠幸。它甚至被赋予了更高的地位:颠覆本地服务,占领主屏。但是,代价同样巨大——它必须完全改变自己的基因。

Native 或者 Web?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太值得讨论的问题,即使现在看来,两者之间必然会有一场大仗。但在移动互联时代,用户需要的是信息,是内容,所以,外面的“壳”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Native APP的优势在于对本地功能(比如摄像头、鼠标等)的调用很好,用户体验要强于Web,而且对网络环境不那么依赖。但一个致命伤就是适配性很差,尤其在手机上,甚至每一款机型都需要不同的客户端。而Web能很好地完成跨平台任务,之后的云服务也可以让开发成本更低。

不可否认,以APP Store为代表的本地服务平台目前处于绝对强势,浏览器正在节节败退。这很容易造成一种误解,即客户端才是聚拢流量最有效的工具。“这个判断其实很容易被推翻,很显然,用户对移动互联网的需求还远远不够,或者说移动互联网的服务提供得还不够,根本无法形成和互联网同样规模的长尾需求,更何况我们总认为移动互联网的价值肯定要超越互联网。”欧朋浏览器的相关负责人这样说道。用户根本不太需要浏览器,这跟搜索引擎必须在内容网站成熟之后才能发力的道理一样。

而在应用服务严重匮乏的情况下,产业链又相对封闭,iOS的大门紧闭,Android也正在一点点关上门,即将出现的Windows 8据说开放度也不够。这是致命的,因为浏览器根本无法把所有能力都释放出来,只能在巨头们允许的范围内做做文章。如果说浏览器自身都无法满足应用的需求,那么何谈所谓的Web APP呢?此外的网速问题、技术标准问题都还不是死结。但如果无法协调系统平台方和应用开发者之间的资源分配,那么Web绝对构建不出自己的生态链。

其实两者本不是取代与被取代的关系,因为它们完全有共存的基础。强调交互体验、相对稳定的应用就选择Native APP;看重跨平台、低成本和实时更新就用Web APP。“Web已经具备了成为平台的特质,但它绝不可能是唯一的平台,这一切取决于整条产业链如何发展。”海豚浏览器CEO杨永智坦言。

转型

自打网景神话破灭之后,浏览器就成了一个“受诅咒”的领域。它几乎是所有流量的入口,但十几年来,却没有诞生一家伟大的公司。尤其是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浏览器厂商老派的软件式思维严重禁锢了其发展节奏。它们还在卖着license(许可证),做着一本万利的B2B业务(跟电信运营商和终端厂商的预装合作)。但真正临近了移动互联网的大门,它们才猛然发现,原来的那一套居然玩不转了!

Opera几乎见证了整个浏览器的发展史,依靠在欧美市场和运营商的深度合作,它的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但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就是,“Opera一直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只是一家技术驱动的软件公司。”欧朋CEO宋麟说道。在副总经理白昉看来,“虽然从近几年的财报来看,流量分成的收入比例越来越大,但Opera可以说是最后一家坚持B2B业务的浏览器厂商。很明显,之前他们的技术团队很强,但根本没有内容整合和运营的团队。而这在Android平台起势之后,制约尤为明显。”

“其实整个公司在近几年来都在改变,Opera之前一直以技术伙伴的形象进入市场,70%以上的收入都是通过帮助合作伙伴进步而获得,直接从用户获得的利润相对较少。但随着用户逐渐增多,现实推动着Opera必须进行改变。”宋麟在Opera已经有了近十年的工作经历,2006年,他奉命回国运营中国区的业务,但一直不见起色。

直到2011年3月,Opera和天音通信合作成立了欧朋,整个局面才被打开。“这是一家定位为B2C的互联网公司,在这一点上,不论是跟总部,还是天音,我们都保持了高度的一致。”白昉称,“因为在此之前,它们也在尝试做B2C,只不过方式不大一样。严格意义上说,应该是B2B2C,它们会去和运营商共同做一个定制化的产品,然后通过运营用户来分成。”

所以,双方的磨合也还算顺畅,“大家的敏感度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做B2C业务的更关注数据的变化和服务的稳定性,善于做用户数据分析,而B2B出身的则更注重技术,这其实也是一种互补。”白昉之前在天音通信工作,她深知中国市场不同于欧美,“它们也清楚这里的运营商被大互联网公司‘教育’得都不太会去积极地主导,在这里完全是B2C的玩法。”

而UC的变化甚至谈不上“转型”,“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的也是B2C的业务,在上马An-droid平台之前,我们做得更多的是权衡。”UC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告诉本报记者,2008年,在U3内核立项之前,他们已经认定了未来是智能机的天下,“但老实说,都没想到有这么厉害。那时候,我们认为手机的主频将会达到300多MHz,网速会有20多K每秒,现在想想都觉得可笑。”

俞永福出身于风投,他对一个公司的经营节奏稔熟于胸。那时UC在塞班平台上的优势几乎无法超越,凭这一项,他就完全可以嫁接各种盈利模式。“我见过了太多的生生死死,别说那个时候,即使到现在,我都还在为下一个平台的转移做准备,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一个Android二代呢?互联网企业,绝对不能拿自己的命去赌。”

“所以,我一直在考虑UC之前的业务模式在Android上究竟还有没有价值。”在他看来,服务会是浏览器未来的重中之重,“我理想中服务的标准就是首先要符合大众化需求,还有一点,就是对产业链的破坏要足够小。”

2010年底,UC乐园上线。“移动和社交具有天然的融合性,而且它的行业集中度最小,不像资讯类的最多不超过3家。”他在经营理念上的一个显著变化就是更多的业务模式开始持续性地去经营用户,而不是简单地贩卖流量。“我在不断地做减法,把业务线更明确了,像UC桌面这样的产品就很久没更新了。对于浏览器这个产品,我们现在也是主抓核心点,你会发现我们近些年来在内核上下的功夫最多。”在每次中层会议上,俞永福的核心都是做减法,“UC现在是一家中型公司,这个阶段也是最难经营的,想要保持快速,就必须明确目标。”

相比于前两家,海豚浏览器是一家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型公司。它几乎没有任何的行业积累,甚至连这个项目本身都是无心插柳的意外惊喜,所以,杨永智谈得更多的是创新和差异化。

海豚浏览器令人惊艳的是其对手势和阅读体验的理解,“我们的用户都认为这是一个很酷的小玩意儿,它确实和其他家的产品不一样。”他曾经在微软从事创新项目的孵化,从某种角度上讲,这也直接影响到了他对产品的理解。

“目前正处在一个尴尬的时刻,平台是分裂的,用户习惯也是分裂的。但因为跨平台很难,所以浏览器很必要。而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去引导用户习惯,当然会有很大的惯性,这几乎是我们目前最大的阻力。”

海豚浏览器的核心团队大部分的出身是产品经理,杨永智管理风格很宽松,“我们会围绕着产品差异化反复地讨论,谁都没有特权,即使是我的提案。”有一次,他提出要在An-droid产品中加入内容推送的功能,这遭到一个产品经理的强烈反对。“他说这会打扰到用户,而且也并没有太多可以推送的东西。但后来我们反复论证,我认为新闻的客户端,包括社交游戏、推送通知都是极其重要的。结果我们还是上了这个功能。”

杨永智笑了笑,“其实在这个团队中,每天都在不停地变化。也许一个功能第一次被讨论时,大家觉得它很性感,但过了一周,大家反而失去了兴趣。”2011年下半年,单单一款浏览器就让他的团队忙不过来了,他果断砍掉其他项目,专心做海豚,“老实说,我现在对盈利模式没有任何概念,而且面对的都是巨头,这样一个小公司再没有差异化,它有活路吗?”

重塑商业模式

Android带给整个浏览器产业链的变化绝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它在颠覆着原有模式的一切,而且它有足够的包容性。这不仅仅是说上面的三家公司都会找到各自不同的定位,最主要的是在B2B时代,像海豚浏览器这样的创业公司不会有任何生存空间。

所以,他们才如此期待Android的进一步开放,还有HTML 5尽快成熟。正如白昉所说,“有了HTML 5,浏览器才能回到本源,否则

它还是只能浏览。”“很简单,如果没有HTML 5,我们就不是行业竞争了,而必须面对APP Store。”俞永福也赞同白昉的说法。

你会不会享受这种感觉?在用手机刷微博时,看到一个链接,根本不用跳转就可以直接浏览。看到一段喜欢的话,截取下来保存到Evernote里,然后在Facebook上搜一下作者介绍,当然有必要的话,可以直接下单购买他的书。更理想的状况是,不仅在刷微博,你还能听豆瓣FM,同时挂着QQ和几个社交游戏。几乎所有的用户都在希望把PC上多任务的体验完全移植到手机上,而这正是HTML 5所擅长的。所以,我们才如此期待它所带来的那种跨平台同步的无缝体验,所有的Web APP将不再是一个个孤岛,而是完全的资源互补。

这样,浏览器的商业模式突然丰满起来。除了相对成熟的广告外,云服务会在HTML 5的基础上让Web凸显更大的价值。当然,Web APP所构建的应用平台也会成为其杀手锏。“现在看起来,HTML 5应用相对广泛的社交和资讯还没有触及到它的价值,因为更多的是互联网的延伸。它第一个爆发点有可能是本地服务,Web游戏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在俞永福的概念里,HTML之于浏览器,不亚于一次救赎,“它的价值是全方位的,应用、展现和交互都会让浏览器面目一新。”

“现在它的标准还没有完成,我们只能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但很显然,浏览器已经露出了成为平台的苗头。”杨永智说道,“以前浏览器只是一个流量入口,现在它有机会把用户留在自己的领土里。”

链接

Web

如今Web的含义已经很广泛,我们最常听到是 Web 1.0、Web 2.0,但它最原始的意思就是网页。网页上呈现出来的都是Web的内容,所以实际上,Internet(互联网)就是由一个个Web构成。

HTML 5

如同音乐有MP3格式一样,HTML就是网页的格式。很多Flash视频在苹果产品上无法播放,就是因为苹果只支持HTML 5,却与Flash不兼容。所以,在优酷网站上看视频往往比在优酷客户端上更顺畅,这就是HTML 5的功效了。它耗用资源少,而且视觉效果更好。还记得谷歌在去年圣诞节前做的那个下雪游戏?只要搜索“let it snow”,屏幕就开始飘雪,那就是HTML 5的功劳。

Native APP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iPhone上的小游戏客户端。简单地说,本地应用都需要保存在电脑和手机里,使用的时候甚至不需要上网,直接点击进入就可以了。

Web APP

和本地应用相反,必须打开网页才能使用,就像偷菜这样的网页游戏。它不需要下载,但一定要上网才行。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