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腾讯软肋:不会做企业内务
来源:    作者:石俊  日期:2012-7-17  类别:企业  主题:  编辑:dezai
创业者们试图描画它的轮廓,因为这个边界之外会是他们的天地。投资人关心这个问题,他希望他的投资有护城河以供防守。
创业者们试图描画它的轮廓,因为这个边界之外会是他们的天地。投资人关心这个问题,他希望他的投资有护城河以供防守。
 

手持大笔资金、现金仍不断在涌入的腾讯公司,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来参与对抗,直至竞争对手投降。这家公司曾被赋予了一个称号:“终结者”。只要他大手笔进入某个领域,别人都可能会无路可走。从即时通讯QQ开始,13年来腾讯不断在互联网领域攻城略地,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的企鹅,目前已经成长为一家拥有约4000亿市值的中国互联网顶级巨头。

现在我们发现,其实这家公司同样难免遭遇挫折,它也并非总是所向披靡。这家公司已经在搜索业务上出现了巨额亏损,有说法是亏损“近20亿元”。搜索业务这个腾讯少有的挫折,为我们打开了一个视窗,以供观察腾讯的软肋所在。

在即时通讯、游戏娱乐和客户端应用软件等领域,腾讯做的无可挑剔,但是在电子商务、搜索等领域,在行业竞争中,腾讯却不得不重新整队。时至今日,腾讯搜搜在亏损近20亿之后,将搜索的权重放到了无线端。起步尚早的腾讯电商第一款产品拍拍,由于经营情况不如预期,外界传言马化腾私下一度对其处于放弃状态。

在无线搜索领域的一家创业型公司副总裁称,腾讯是一个产品体验做到极致的企业,但是一涉及到做企业、商业化的东西,他们就没有了优势,“这与一个公司的基因有关,腾讯没有一个去研究企业生态和商业模式的基因。”这与投资界人士,腾讯擅长赚小个体的钱,而不会赚企业的钱的判断不谋而合。

现阶段的不利是暂时的,还是由其基因决定的?尚不能做出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腾讯在一些领域的不足,确实让创业者看到了这个永远的胜利者也有自己的边界和相对短板,并变成为自己见缝插针的创业机会。

企鹅的短板

它对用户的研究和体验可以做到精益求精,却没有一个去研究企业生态和商业模式的基因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盛宴。腾讯的生存法则是,开始时亦步亦趋,静观跟随、再模仿、再压倒式超越。只要前景一片大好,腾讯就会充当掠食者或终结者。比如当初的游戏,比如现在的微信。

说微信是踩着米聊和TalkBox的“尸体”取得成功的,一点都不假。“微信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腾讯本身是可以开发出来的,但是它没有,等TalkBox将产品建立,米聊培育出中国用户之后,且运营商又不公开反对的情况下,腾讯就开始名正言顺的开发出自己的微信产品了。”第一上海移动互联网分析员刘世洋称。

运营商感觉到了压力,“微信当然对电信的语音通话业务有不小的冲击,我们的语音收入会有降幅,对这点当然不满,但是也爱微信,因为微信语音耗费流量,也会产生不少的流量收入,但是微信却替代不了电信的语音市场,所以运营商就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具名的中国电信内部人士称。

没错,在这些方面,腾讯稳重而严谨。很多时候,都因为对市场风险的回避,而选择后发制人。腾讯的防御属性,使得其创新仅仅局限于产品层面的微创新,以至于外界批评他:与苹果公司革命型创新相比,腾讯远远缺乏个性而程式化。

当然,在这个特点的另一个侧面:在这个商业气息渐浓、需要高调的互联网领域,腾讯单纯的工程师文化,让其在处理商务问题时,显得不够圆融和契合。

腾讯的这一短板,在搜搜业务中,表露无遗。

2006年,腾讯开始进入搜索领域,是时,在国内的搜索市场上,百度、谷歌、雅虎三家几乎已经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马化腾也开始觊觎这个庞大的搜索市场,之前无往而不致的马化腾对腾讯的搜索业务信心满满,表示将在搜索领域进行重点投入,并希望在1至2年内可以做到国内的前三。

在搜搜的投入上面,马化腾确实不惜血本。“基本上满足了我们搜索团队的任何要求。”腾讯的一名工程师对本报称。这位工程师参与腾讯搜索的基础构架。

在搜搜业务上,腾讯给的机器是“最好的配置”,在投入上“从不计成本”,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短期内让搜索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可是,“搜索又不像是游戏,是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的。”上述这位腾讯的工程师称。

在腾讯内部,默认的职场规则是:一个项目谁做的更快,盈利幅度最大,谁就晋升的最快。“管理层基本上是一个季度就要有一个大业绩增长。半年一个成果,一年一个大成果,太急功近利了。”该名员工称,当时对搜搜提出的目标就是3年实现盈亏平衡,在这个行业,一个主要的玩家曾用了8年才盈利,这个期限本身违背了搜索技术的发展规律。

需要长期技术储备和积累的领域,在业界看来似乎也是腾讯的弱项。魔趣OS总裁王映初称:“很多核心的技术,腾讯都是较弱的。”

比如,中文版Siri语音识别技术,这方面的人才本来就是稀缺资源,并且核心的人才都不在腾讯。当语音搜索被苹果提升到战略层面之后,腾讯除了利用自己的研发团队,其次就是一边和科大讯飞谈合作,一边去科大讯飞高薪挖人。

除了技术层面的缺憾,一直专注做无线搜索的创业型公司副总裁称,腾讯搜索业务和电商业务的经验证明,它很擅长做与用户相关的业务,但企业业务是其弱项,因为腾讯不会建立商业模型,它对用户的研究和体验可以做到精益求精,却没有一个去研究企业生态和商业模式的基因,“搜搜无法去研究中小企业的需求,从而为广告主带来最大的广告效应。”

因为业务相关,上述专注做无线搜索的创业型公司副总裁时常要与腾讯员工打交道。

腾讯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马化腾本人就以资深的产品经理自居,腾讯的风格自然与“老大”风格相吻合。在营销领域,特别是在B2B的关系型业务领域,并非马化腾所擅长。

不过,腾讯电商公关总经理宋炀并不认同腾讯不擅长做企业业务的观点。“今年一季度,我们的广告业务收入已经超过了新浪,成为行业第一。拍拍网之前也做到了全国第三,超过10%的市占率,并且我们起步还要比淘宝晚几年,腾讯的电商已经做得很了不起了。并且,每个行业的产业链长度和复杂度都是不一样的,不是说非得做到第一名,才叫成功。”宋炀称。

上述创业型公司副总裁称,腾讯之前的体系架构和分工,在资源分配方面出现了问题。腾讯的架构之前重合的项目很多,多个项目的资源调度,需要不同的部门来领衔,但是腾讯一旦涉及到需要共享资源的项目就很难去实现下去,“这个是腾讯的一个公司文化,腾讯各个业务线的负责人都比较资深,这些人都是自己管了一个大摊子,比较重视自己的业务,而不重视合作,有大企业病。”

不过目前腾讯的重组,可能有助于调和这种资源重合而不好调配的矛盾。腾讯在5月份已经宣布,将进行公司组织架构调整,把原有业务系统制变为事业群制,并成立腾讯电商控股公司专注于电商业务。马化腾在当时的内部邮件中称,调整的出发点主要是“减少不必要的重叠,在事业群内能充分发挥‘小公司’的精神,深刻理解并快速响应用户需求”。

腾讯内部员工向记者表示,腾讯在搜搜方面的亏损近20亿,对于这一数额的准确性,记者与腾讯官方考证,截至发稿都未有回应。

腾讯在搜索方面的发展不济,以及谷歌的退出,也为宜搜和搜狗腾挪出了空间。目前在PC端,搜狗从搜狐分拆出来之后,早已开始盈利,占据了搜索市场2.7%的市场份额,并不时传出即将上市的消息。在无线端,根据易观智库产业数据库发布数据,宜搜占到21%的市场份额,仅次于百度,领先搜搜无线近2个百分点。

规模的边界

企业的资源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他们更多的是做战略层面的布局,不会对可能存在市场风险的不明朗行业有兴趣

事实上,腾讯在“虚拟物品销售和管理”方面获得了巨大成功,这样的商业模式在全球也是一个少有的商业创举。“腾讯赚个人的钱做得很好,由用户结构决定的,企业现在在想办法。”第一上海移动互联网分析员刘世洋称。

Facebook来自企业的收入占了70%,个人占了30%,腾讯在比例上要反过来。

腾讯在上月也被传出成立腾讯证券软件事业部进军金融服务业,彼时炒股软件股均“被吓出一身冷汗”,但最终腾讯否认进军金融咨询行业。

确实,在腾讯还没有出手的领域,小企鹅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们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大家都熟知,无论创业者们现在打得多欢,等市场培育得差不多了,就该轮到腾讯来收场了。现在的情形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的创业者都会选择规避腾讯。

所谓“腾讯看不上眼的项目”,就是腾讯一个边界。“在腾讯内部,如果一款产品每年只做到5000万人民币,就是微不足道不会被管理层重视,但是这对于我们这种创业型的企业来说,能够达到这样一个收入量也是非常可观的,同时也是个不小的机会。”深圳深讯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讯和”)公关总监王苏娜向本报表示。

深讯和成立于2008年7月,其主要高管都来自腾讯。深讯和立足于移动互联网,主要做功能机和低端智能机的“手机电视”、“视频通话”、“视频聊天”和“智能乐园”等产品。其官网上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1月31日,深讯和悠米系列产品用户数已经超过3个亿。在王苏娜看来,腾讯不会对深讯和目前所做的市场感兴趣,她认为腾讯做互联网现在已经在躺着赚钱了,且企业的资源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他们更多的是做战略层面的布局,不会对可能存在市场风险的不明朗行业有兴趣。“腾讯一直都是在复制别人的东西,目前还未成功,是因为复制的不足够好而已。”深圳豆游科技总裁马志强称,作为一个创业者,在考虑创业项目的时候,如何去找到自身的优势,“让腾讯干不过我,是不可能的。”现在创业,避开腾讯,最好做一些垂直业务类项目,或者你能有一些稀缺的资源,腾讯不太容易介入的,但是规模又不可能太大引起腾讯的注意,在这种夹缝中生存的创业型企业,才不会有太多来自腾讯的危险。

不过,据记者向腾讯内部一名高管考证,腾讯对进入的行业在市场规模方面,没有一定的标准,腾讯的产品线很广,涉及到不同的类别的产品,其市场规模的数量级是不一致的,“对于腾讯复制者的形象,市场的声音很多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实大家对创新的企业理解是不同的,腾讯有自己从无到有的东西,每年的专利,还是在数量上是最多的。而且不能说别人都做的东西,腾讯因为规模大,就不可以做,这样也不太公平。”这位腾讯的高管称。

避开企鹅的同时,还是得时刻警惕着腾讯可能的措手不及的随时入侵。专做低端智能机安卓操作系统(OS)的魔趣总裁王映初最近比较苦恼,怀揣着做成“低端智能机领域的腾讯”梦想的王映初,已经把魔趣OS做到了70万用户。最近,让他感到压力的是,他发现对外宣称不做手机的腾讯,可能会马上大举杀入手机市场了。

近期,腾讯投资了乐蛙OS,王映初在与手机厂商和方案商接触的过程中,发现腾讯的人也在频繁的与这些人员进行接触。“大佬如果高调宣布自己要做手机,总是会引起很多关注,也会使得竞争对手警惕起来。而且在这个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投资做手机的档口,腾讯做手机也不让人意外,直接做硬件是最好的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圈地的手段。”王映初总是感觉腾讯像一个看不见的身影,在不停的追过来,他已经决定要加快搭载魔趣OS手机的推出步伐。

腾讯是创业者的一个梦魇,即使是那些自认为已经是最大限度避开腾讯的创业者,而创业者对腾讯最新动向的草木皆兵,也反映出在大家眼中,腾讯虽然不是无往不至,但是拥有强大资金积累,可以在其原本不擅长的领域,花费时间和金钱慢慢积累,因为比起任何企业,它都有相对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来消耗。

创业者的担心是一方面,但无论如何,腾讯的边界确实存在,而且,这家公司还可能存在着另外一种隐形的边界。一名与腾讯接触密切的人士称,腾讯本身的业务扩张能力,“不太受到限制”,要说限制,最多是来自法律和政策层面。“国内的政治商业环境是否支撑一家万亿规模的民营企业,拥有如此庞大用户的帝国”。

这样的说法未必符合现实逻辑,但至少在电信业务的某些领域,腾讯是不能触碰的。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