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陈东升:跨界抢占领域先机
来源: IT时报   作者:网友  日期:2013/10/31  类别:企业家  主题:金融  编辑:dezai
如今,1957年出生的陈东升已过“知天命”的年纪——“年轻时总是很着急,恨不得一天做十件事,第二天就成功。后来我说一年只做一件事,后来我又说三年只做一件事,现在我说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古人的钱”,指陈东升创办的嘉德拍卖;“今人的钱”指陈东升出任董事长的宅急送;“未来人的钱”指的是他身兼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泰康人寿。

经济学博士出生的陈东升,更喜自称“经济学票友”,这也是他在微博上对自己的简介。

如今,1957年出生的陈东升已过“知天命”的年纪——“年轻时总是很着急,恨不得一天做十件事,第二天就成功。后来我说一年只做一件事,后来我又说三年只做一件事,现在我说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正践行“让中国人富足而退梦想变现实”事业的陈东升,又一次充当起“早行人”的角色。

一个商人的人文关怀

“保险与养老社区嫁接的全新商业模式,就是我愿意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业。目标纯正,心无旁骛,做正确的事,时间就是答案。”

坐在北京昌平泰康之家·燕园生活体验馆里,陈东升畅谈养老文化事业,难掩激动。

他的中国梦,就是把保险金融做成一种集大成的“消费品”。

“我不是卖投资产品,不是卖保险产品,跟苹果iPhone一样,我卖的是个消费品。”

陈东升解释,这个消费品就是养老社区、医院,就是“从摇篮到天堂”,安排人一生集大事于一体的消费品。

闯荡资本江湖二十余载,看待商业,他一向眼光犀利——“中国经商走过三个阶段,最初一般是被动为生活所迫,发财靠的是‘胆子’;双轨时期,靠的是‘路子’;90年代后,特别是现在,越来越多靠的是‘脑子’。一夜暴富的时代过去了,急于求成的心态不成。”

不急于求成,陈东升这一次的眼光放得长远。对这个消费品,他有着自己的思考。

“20世纪到21世纪,最大的转变就是人文关怀。”陈东升眼里,人类对待世界的方式变了,强调和谐共存;人与人之间相处,讲人权,包括生存权、平等权、隐私权,以及被尊重的权利。

“我所说的这个消费品,实际上承载着当今消费时代的特色。”

中国正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通过保险业与养老产业结合的商业模式创新来改变老年人的生活,让保险的终极保障功能和终极人文关怀属性得以最大延伸,这就是陈东升所说的“消费品”,也是泰康的核心。

据上证报报道,“养老社区将是重要战略。”他透露,未来5-10年,泰康计划在上海、三亚、昆明等宜居城市建10-15个养老社区,为客户提供候鸟式养老服务。此外,还将拓展其他相关产业。

于是,很多人问他,泰康做养老地产做得如何?养老社区是不是为了卖保险?

其实,陈东升压根不认为泰康在做养老地产,他说,“那些都是太小的问题。”

泰康的志愿,是把人寿保险做成一个终极人文关怀的事业,把这种事业变成一种“从摇篮到天堂”的消费模式。“而不是一个卖保险的平台。”

一个经济学票友的思想风景

此时,坐在记者对面的陈东升,两鬓斑白。时间指针倒转,第一次见到他还是1992年,书生学者,温文尔雅。

正是从那年开始,陈东升的人生轨迹发生改变。

作为“92派”代表,陈东升是提交创办人寿保险公司申请第一人;在同学朋友支持下,36岁创办了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为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的第一家现代企业;随后在嘉德起步之时,陈东升又瞄向了另一门生意——物流。

泰康人寿、嘉德拍卖和宅急送,三家在中国企业发展史上均可浓墨重彩写上一笔的公司,有关掌门人陈东升的记录太多。

记录一个人的生活轨迹已不简单,读懂一个人的思想更困难,尤其是要试图读懂像陈东升这样一名具有思考能力的企业家的思想,难上加难。

陈东升自己有一篇名为“中国三代企业家的成长与命运”的文章,其中写道:“洋务运动时代的企业家、辛亥革命之后的家族式企业家、改革开放时代兴起的新一代企业家,共同组成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企业家群体。相对于这种大三代的概念,我还有一个小三代的概念。这就是改革开放时期企业家队伍特征的历史演进,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柳传志先生和大家已经渐渐遗忘的周冠武先生,等等,他们完全来自于旧体制,完全从国有企业和计划经济出发,他们中的一些人被认为带有原罪,但他们才是改革开放时代真正的第一代企业家;而所谓的第二代,我命名为92派企业家,就是在1992年由官员、知识分子下海经商发展起来的企业家群体,这包括了我、冯仑、潘石屹,还有我的师兄弟田源、毛振华等等诸多人物;而第三代企业家,则是那些从海外归来,主要在新经济领域发力的企业家,如大家熟悉的田溯宁、张朝阳等。”

这不是简单的分类和贴标签。

如此表述和逻辑归纳,意味着陈东升具有浓厚的历史观和制度思辨,他在百年中国的潮流演进中思考着中国企业家的角色和定位,而不是直白地评述当下的财富积累和道德边界。

好像陈东升回忆自己下海,就是缘于他发现世界经济排名和五百强完全成正比。

所以,“坚定下海,看看有生之年能不能创一个五百强的故事。”践行这样的事业需要百年老店,品牌和信誉则是生命力的内芯。

走进泰康大厦顶层的泰康博物馆,记者最先看到的就是乾隆手书《开泰说》复制本,真品存放在公司董事会办公室。2004年拍到的这件藏品,被陈东升视为“镇司之宝”。

《开泰说》中,“艰贞无咎”、“持盈保泰,忧盛危明”之语,就是对泰康理念的经典诠释。“只要我坚持这样做,泰康进入五百强是指日可待的事情。”陈东升信心很足。

一个市场好学生的自我思考

陈东升的办公室没想象中那么大,但椅子背后一墙的书架里摆满了各类书籍。“去西单图书大厦和三联商社书店买一摞书回来,是最开心的时候。”

不断读书和思考的习惯,持续培养着属于陈东升自己的大思维。而思考的内容不仅关于个人和企业,国家、社会从来都是他密切关注的对象。

谈改革,他说,“我对改革的要求很低,就是把经济还给市场,从国家市场主义转型到大众市场主义。”

做市场的好学生——陈东升一直以此自勉,且路径清晰:对专业要有一种宗教般膜拜;要在哲学、思想、价值观的层面敬畏市场。

对社会,陈东升正努力实践,希望“将来中国人也能优雅地老去。”

对国家,他的思考更趋宏观。“美国商业史上有三波浪潮,第一次工业时代:从南北战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奠定市场地位;第二次消费时代:通过二战重组世界经济秩序,确立霸主地位,之后中产阶级崛起,美国梦开始;现在的数据时代,是第三波浪潮。三波浪潮铸造了三波伟大企业家。”

在他看来,中国改革开放30年,只是拉开了一个崛起的序幕。真正的崛起,在未来10年,也就是“消费时代”。期间,也会缔造一批伟大的企业,如何抓住机遇?

“市场中冲浪,想立于不败之地,就得拥有博大胸怀,这是前提。像王石、马云都有这种胸怀。”而着眼泰康,陈东升认定:“从摇篮到天堂”就是一个信仰。

现在的陈东升已较20年前创业时发生了“颠覆性”变化。1992下海,他一度期望自己成为中国的J·P·摩根。

“美国最早的钢铁托拉斯是J·P·摩根组建的,GE是J·P·摩根创立的,爱迪生实验室是J·P·摩根投资的,摩根士丹利是他留下的,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大概1/6的器物都是他捐赠的。J·P·摩根充当过中央银行、拯救过美国。”

不仅是陈东升,浓厚的家国情怀,是“92派”企业家独特的标志,J·P·摩根史诗般的英雄业绩唤起他内心的激情,也不足为奇。

如今,“梦想收回来了。”少了几分理想色彩,陈东升一心只想把泰康做成一个伟大的公司。从这个角度出发,他依旧有着澎湃向上的动力和激情。

这就是“学院派企业家”陈东升,“经济学票友陈东升”,“市场的好学生”陈东升——经济学功底深厚,但不盲从,更不迷恋程式化的思辨。他所中意的,也擅长的,是把对企业和企业家的思考还原到历史的宏大叙事中,思考历史,思考制度,思考自己。

陈东升

1957年12月17日出生于湖北天门竟陵,1983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经济学博士。

在武汉大学读书期间发起设立“蟾蜍社”,激励自己要抱着“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心态追逐成功。


现年55岁的陈东升同时成就了三个领域中创业年轻人的梦想,创办嘉德拍卖、泰康人寿、宅急送,与这种“癞蛤蟆”精神密不可分。

他与妻子——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的故事,更成为海内外传媒关注的焦点。

1996年嘉德如日中天之时,陈东升力邀刚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的孔冬梅加盟,一起创立泰康人寿。孔冬梅的母亲是李敏,父亲是孔从洲将军之子孔令华。时年39岁的陈东升和24岁的孔冬梅的恋情也自此萌芽。

《财富》2013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排行榜,陈东升排名第18位。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