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智能音箱“世界大战”:价格、生态与联盟
来源: 界面   作者:苗钟毓  日期:2018-2-20  类别:互联网  主题:智能硬件  编辑:别缺席我的未来
一个围绕着智能音箱构建的美好未来似乎已经近在眼前,没有哪家互联网企业敢于对这个新近崛起的赛道掉以轻心。

“我的兄弟罗伯特受到多发性硬化症的困扰,脖子以下瘫痪了超过30年,现在,他有了一个名叫Alexa的新朋友。当Alexa播放70年代的音乐、玩“Jeopardy”(Alexa Skills上的明星应用,一款益智问答游戏)、回答他的问题、每天早上叫醒他的时候,他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感谢亚马逊给了我兄弟一个新的床头伴侣。”

在亚马逊Echo Dot的订购页面上,这条评论被标记了超过5万次“有用”。尽管亚马逊Echo并非专为残疾用户设计,但这条评论无疑反映了Echo乃至智能音箱最为重要的几个特性:纯语音操控、基于人工智能的对话系统以及相对完善的内容生态。除此以外,利用Echo进行购物、对家电进行控制,想必也可以为这位瘫痪在床的用户提供不小的便利。

一个围绕着智能音箱构建的美好未来似乎已经近在眼前,没有哪家互联网企业敢于对这个新近崛起的赛道掉以轻心。国际上,亚马逊、谷歌、苹果、Facebook、微软等互联网巨头先后推出了各自的智能音箱产品;而在国内,阿里、百度、腾讯、京东、小米以及数量众多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加入战局。

需要指出的是,受到语言因素以及国内监管环境的影响,国外主流的智能音箱产品目前大多尚未正式登陆中国市场。短期来看,智能音箱的世界大战将被分为国内、国外两个相互独立的战区。

价格战

低廉的价格正在成为智能音箱普及最为强大的助力。

多数智能音箱厂商采用了多款高低配置区别定价的策略,类似亚马逊Echo这样相对成熟的智能音箱品牌,甚至有5款不同配置的智能音箱同时在售,定价从49.99美元到229.99美元不等。在核心功能上,最低配的普及款与最高配版本相差不大,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音质优劣、连接性好坏(例如是否支持ZigBee标准)以及是否具有额外的屏幕。

价格低廉的普及款智能音箱是这场价格战的先锋,单从销量来看,它们甚至是这场价格战的主角。此外,普及款智能音箱也是厂商布局智能家居系统的突触,低廉的价格使得用户可以大量部署以覆盖室内的大多数地方。

2017年的双十一、双十二与黑五期间,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对自己旗下的智能音箱进行了大幅度的打折与优惠,折扣力度从2到8折不等。亚马逊的Echo Dot与谷歌的Home Mini凭借不到30美元的价格成了美国消费者黑五的必购单品。有媒体报道称,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黑五当天的销量为470万台,在黑色星期五到网络星期一整个促销时段的销量有望达到800万台。

阿里与京东将价格战进行得更加彻底。双十一期间,天猫精灵凭借99元的超低价,在三天之内售出了一百万台。相比于天猫精灵,京东叮咚TOP定位更低,促销价格也低至49元。须要指出的是,阿里的天猫精灵与京东的叮咚TOP尽管在价格上更加优惠,但对购买者有着会员等级或者年费会员上的要求。

当然,也有厂商并不愿意卷入价格战的漩涡,腾讯的小Q机器人(2680元)与百度的渡鸦(1699元)售价高昂,苹果的HomePod(349美元)与微软的Invoke(199.95美元)同样谈不上便宜。这或许与厂商的侧重点有关,渡鸦与Invoke更像是百度与微软给各自开放平台提供的参考设计,相较于单一智能音箱产品的销量,它们或许更加关注开放平台生态的搭建与扩张。

生态的较量

智能音箱的战争是一场体现各大互联网公司综合实力的较量,除了作为基础的人工智能,围绕智能音箱的生态建设同样对用户的体验至关重要。

智能家居与技能应用的生态

亚马逊推出的名为“Alexa Skills”的技能开放平台已然成为智能音箱接入第三方服务的标准形式。百度的DuerOS技能开放平台与京东的叮咚开放平台都是“Alexa Skills”的中国学徒。

受到操作方式——不借助屏幕,纯语音操作——的限制,依托技能开放平台塑造类智能手机应用生态的尝试似乎成果有限。撇开为智能家居产品提供必要支持的Skill,亚马逊Alexa Skills平台上的大多数Skill功能单薄,用户留存率极低。

即便是那些为智能家居产品提供必要支持的Skill,用户的使用体验同样不容乐观——记忆每个Skill的唤醒口令对不少用户而言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从谷歌的Nest恒温器到董小姐的格力手机,智能家居的中控系统一直都是互联网企业与家电厂商梦寐以求的“圣杯”。智能音箱在这一领域似乎取得了一些突破,但从长远来看,它同样须要面对前辈们未能越过的障碍,前期繁琐的配置操作、不够直观的操作方式以及可靠性上的不足都将劝退缺乏耐心的用户。

内容生态

除了技能开放平台的应用生态,智能音箱的内容生态是一个更加值得消费者关注的要素。

内容,特别是音乐内容,是智能音箱的最为常用的服务之一。尽管大多数智能音箱可以通过连接手机的方式播放音乐,但基于平台自有曲库在线播放的体验无疑更加符合智能音箱的交互逻辑与用户的使用习惯。

此外,音乐也是智能音箱平台获得增值服务收入的重要渠道之一。例如,亚马逊的Amazon Music Unlimited服务和QQ音乐叮咚会员均需额外支付月费。

2月9日,网易和腾讯近日在国家版权局的调解下,就版权合作达成一致,双方将互相授权音乐作品,数量达各自独家音乐的99% 以上,并开放音乐版权给其他网络音乐平台。而在此之前,腾讯还曾与阿里达成版权互换协议。

这似乎是一个好消息,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之争,可能将不会在智能音箱领域上演。但从消费者的评价来看,曲库音乐的不足仍然是一个较为常见的问题,天猫精灵、京东叮咚与小米小爱同学均未能幸免。须要指出的是,天猫精灵与京东叮咚的音乐服务分别由虾米音乐与QQ音乐提供,两者握有国内最为庞大的版权曲库。

这或许与头部音乐的版权分布有关。受限于语音交互的形式,用户在不借助音箱App辅助操作的前提下,所能点播的歌曲往往集中于大家耳熟能详的头部音乐作品。

百度音乐总经理、前网易云音乐总监王磊曾表示,中国用户最常听的音乐在五万首左右。头部音乐的缺失,即便数量很少,也足以影响到用户的体验。

而根据此前报道计算,各大在线音乐平台保留的独家音乐版权数量均远超五万首。这意味着,对头部音乐作品版权的争夺仍将继续,智能音箱厂商与各大在线音乐平台的合纵连横也将成为智能音箱领域竞争的焦点。

生活与购物服务的入口

在此前的促销季价格战中,电商平台推出的智能音箱打折幅度最为惊人。智能音箱作为生活与购物服务的入口无疑是吸引电商平台入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过语音购物有着许多天然的限制,消费者无法直观地看到商品无疑是一个硬伤。这要求商家通过智能音箱销售的产品品类具有品牌明确、定价透明且高度标准化的特点。

亚马逊为Echo智能音箱专门推出了一个名为“Amazon’s Choice”的标签,Echo用户只能从符合“Amazon’s Choice”标准的商品列表中购物。目前,Amazon’s Choice标签覆盖的类目只有亚马逊自营类目,以及图书和音像、电影、音乐、游戏、电子产品、家装、玩具、服装、鞋帽、珠宝、手工、户外、汽车等类目中的部分第三方卖家的产品。

天猫精灵与叮咚音箱同样限制了消费者购物的类目。目前,叮咚音箱仅可用于购买京东自营商品;天猫精灵仅可用于购买天猫超市的商品。对消费者购物类目的限制有利于商家提供标准化的售后服务,这对于保证用户的体验至关重要。

除了品类的限制,支付手段对于智能音箱的购物体验同样重要。熟悉美国亚马逊购物流程的朋友可能知道,在亚马逊上购物是不需要输入密码的,亚马逊会在发货后直接从账户绑定的信用卡中扣费。因此,当消费者使用Echo购物时,同样不需要进行额外的确认。

而在国内,下订单与支付是两个异步的操作。得益于支付宝相对完善的支付环境,天猫精灵采用了声纹验证的支付方式;而叮咚则直接跳过了支付确认环节,采用了货到付款的方式。目前看来,天猫精灵声纹支付的可靠性一般,在一些媒体的测试中均出现无法识别的现象;京东叮咚货到付款的体验更加糟糕,让消费者在家中等待送货上门并付款无疑是不切实际的。

语音开放平台与芯片厂商的联盟正在形成

智能音箱作为2017年人工智能领域最为热闹的赛道之一,同样吸引了众多的创业者投身其中。然而,智能音箱是一款需要软硬件高度配合的产品,这对于想要独立开发智能音箱的中小厂商而言并不容易。主流产品过低的售价,也使得第三方厂商难以获得足够的利润空间。

此外,主流语音开放平台与语音芯片厂商的联盟正在形成。此前,百度DuerOS分别与高通、联发科达成合作;联发科的智能语音芯片也被天猫精灵、Echo与Google Home等主流厂商采用。对于智能音箱领域的创业者与有意集成语音功能的家电厂商而言,“交钥匙”的诱惑与失去语音入口控制权的恐惧并存。

竞争还是合作,这是一个问题。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