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饿了么卖身记:资本局里的身不由己
来源: 博客园   作者:网友  日期:2018-3-2  类别:企业  主题:其它  编辑:slayer
在当时那个时间点上,你知道你的命运正在发生转折吗?  张旭豪应该是知道的,作为一个杀到了决赛的创业者,他当然明白有些钱一旦拿了,此后命运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在当时那个时间点上,你知道你的命运正在发生转折吗?

  张旭豪应该是知道的,作为一个杀到了决赛的创业者,他当然明白有些钱一旦拿了,此后命运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饿了么和阿里的接触开始于 2016 年 4 月,饿了么获得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共同的 12.5 亿美元投资。

  随后,联系一次次加深。2017 年 6 月,阿里巴巴向饿了么追加投资 4 亿美元。

  两轮投资下来,阿里巴巴集团持有饿了么股权约为 23%,蚂蚁金服持有饿了么股权约为 8.94%,也就是说,阿里系持有的饿了么股权就达到了 31.94%。

  而当时有媒体报道说,“张旭豪的个人股份可能已经只有 2 个点左右了”。

  张旭豪在当时应该明白,自己在饿了么的结局已定。

  这个期间许多的合作,都是在向阿里开放自己的关键领域,比如交出宝贵的数据:2017 年 1 月,饿了么和阿里云合作,为自己的外卖平台研发人工智能调度引擎。

  这种开放自己的命脉,除了换来了阿里的投资,也换来了阿里的流量——饿了么入驻支付宝。

  各种联系加深的时刻,张旭豪大约会为逐步失去控制权而挣扎,但又不得不为之,因为就在饿了么入驻支付宝时,美团入驻微信。

  2017 年下半年,阿里又对饿了么追加 10 亿美元投资,其中 2 亿用于收购百度外卖,当时外界看起来是饿了么的胜利,不知道张旭豪当时作何感想?

  只要能够对对手美团造成冲击,或许也算是有功劳。

  到了 2018 年,这周已经曝出消息称阿里即将全面收购饿了么,双方已签排他性协议,且阿里将在 3 个月内按 95 亿美元(每股 0.6517 美元)现金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

  一个传言是,张旭豪同意阿里的收购或许与对赌失败有关。饿了么曾与阿里签过一份协议,饿了么被要求在 2018 年 3 月底前实现盈利,如此,那么迟迟没有盈利的饿了么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协议而被阿里收购。

图:2017 年饿了么年会上创始人张旭豪发言
图:2017 年饿了么年会上创始人张旭豪发言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张旭豪那些“独立宣言”。

  经纬张颖曾回忆,“(张旭豪)那时候在考虑融资独立发展,也在考虑很多其他的事情。我问旭豪,最终你想要什么,他说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

  华兴资本的 CEO 包凡也作过类似的评价:“独立几乎是必然的选择,跟价格无关。因为张旭豪总是会选择自己来掌控公司命运。”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张旭豪同王兴见过数次,讨论饿了么和美团联手的可能性。“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张旭豪说。

  事实是残酷的,无论饿了么、美团还是百度,都长期依赖补贴维持市场地位,新美大背靠腾讯,仍然屡次传出资金链紧张的消息;百度外卖号称要烧掉 200 亿,最终仍然以卖身饿了么告终。

  张旭豪必须不停地为饿了么找钱,即便他知道有些钱一旦拿了就是身不由己。

  

  阿里的钱有多强势,张旭豪的对手王兴知道。

  2011 年,成立不到一年的美团遭遇“千团大战”,阿里投资 5000 万美元助其突围——这是一场门当户对的生意,美团当时处于团购第二梯队,符合当时阿里的投资需求。

  那一年,王兴频繁飞杭州,参加阿里活动,为马云捧场。他还顺手挖走了阿里 67 号员工干嘉伟,正是在后者帮助下,美团在 2012 年实现了弯道超车。美团的C轮和D轮融资,阿里也都进行了跟投。

  王兴毕竟老道,不甘为臣,他提防着阿里,努力引入其他资本来制衡,“阿里不是战略投资者,而是财务投资人”。

  他的野心是成为排在 BAT 之后的第四极。

图:美团创始人兼 CEO 王兴
图:美团创始人兼 CEO 王兴

  没法收服美团,阿里就自己培养一个——2015 年 6 月,阿里联合蚂蚁金服上线口碑网,业务与美团高度重合,此外,双方在电影票等多条业务线也存在类似情况。

  王兴在关键时刻倒向了腾讯——让红杉资本牵线搭桥,2015 年 10 月,美团与腾讯系的大众点评完成了合并,而红杉当年和阿里一起投资的美团。

  合并之后,王兴专门跑到杭州拜访了马云和逍遥子,他希望复制滴滴和快的的模式,让腾讯和阿里同时成为新公司的股东。

  阿里拒绝了,“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阿里态度很坚定:我们可以投钱给你,你要 10 亿美元可以,20 亿美元也可以,我们都可以投,但是你不能再要腾讯的钱。

  王兴不愿屈从。2016 年,美团与阿里的矛盾全面爆发。阿里一度在资本市场为美团制造压力。蔡崇信公开表示要抛售美团,同时不看好美团。

  到了 2017 年 6 月,王兴正面回应了和阿里的恩怨情仇:“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尽管腾讯在当年的 1 月和 8 月都有投资过饿了么,但相比在 2015 年 10 月把点评交给美团这种战略联姻,不足为道。

  王兴选择了腾讯, 张旭豪没得选了。

  阿里有多强势,谁都知道,“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你说它真是想控制这家公司?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能被收购那还算有你一个退出渠道,对于股东有交代,有些公司死了连退出都没有”,张旭豪在 2017 年这样对外表示。

  王兴的结局毕竟还未定,如此看来,在资本之间游走最得心应手的,莫过于王小川——成功地合纵连横。

  时钟拨回到 2013 年 9 月,当时媒体上广泛流传一张照片,王小川站在张朝阳和马化腾两人中间,王小川在当时应该对命运有了掌握之感——搜狗当时获得了腾讯注资 4.48 亿美元,外加腾讯旗下的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

图:2013 年张朝阳、王小川和马化腾共同出现在北京搜狐的办公室,联合对外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图:2013 年张朝阳、王小川和马化腾共同出现在北京搜狐的办公室,联合对外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王小川逃脱了周鸿祎的控制。

  早在 2010 年时,搜狐打算将搜狗拆分出来,周鸿祎是最有兴趣的买家之一,王小川找到了阿里当救兵。

  2012 年的 7 月。当时,搜狐再次开放融资闸口,360 再次前往谈判,据说给出的价格是 4 亿美元现金 +10 亿美元股票。在外界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价格,足以表示周鸿祎的诚意,王小川又再次找到腾讯给钱。

  王小川怕周鸿祎,一是周鸿祎太强势,二是周鸿祎要搜狗,就是为了补上自己的市场份额,来对抗百度——2012 年当时,360 进入搜索市场,迅速占据了 18% 左右的市场份额,周鸿祎能拿下搜狗手上超过 10% 的中国搜索市场,他就有了胜算。

  谁都不想成为别人的补充,王小川也不想,张旭豪也不想。

  王小川的聪明之处在于无论是阿里和腾讯,在搜狗的势力都没有过于强大。

  

  到底该在什么时候放弃战争,把命运交予他人手里?

  就在五天前,陌陌宣布以 7.3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同样是陌生人社交的探探,在接受骆轶航采访时,探探创始人王宇描述被陌陌收购的过程,“我们 1 月 26 日第一次见唐岩,之前我们不认识,也互相没见过。我们一开始是准备新一轮融资的,在融资过程中接触到了唐岩和王力”,对于同意收购的理由,他说得很简单,“接触了之后聊得很愉快,能说到一块儿去,感觉是一路人。你知道在互联网行业里能聊天聊得那么舒服的人,其实并不多”。

  探探成立于 2014 年 9 月,在 2017 年 6 月完成了D轮融资,这一轮如果不是被收购的话,应该算E轮。

  外界也看好这次收购,原因是探探用户增长和商业化存在困难,收购是最好的出路。

图:探探的两位联合创始人王宇和潘滢
图:探探的两位联合创始人王宇和潘滢

  但难以赚钱的公司很多,并不是都轻易地把命运交给了别人。

  或许越是热门的风口,赌注越大,越不容易放弃,张旭豪是,ofo 戴威也是。

  戴威面临的压力不可谓不大,投资者人朱啸虎持续施压,从 2017 年 9 月以来,朱啸虎在各个场合表态,ofo 跟摩拜合并是必然的、是合理的、是最好的结局;戴威拒绝后,朱啸虎表示,以后再也不投烧钱的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ofo 和摩拜两家公司缺钱的负面被媒体曝出来,有传闻指,这是资本向企业施压的方式之一。

  12 月,朱啸虎和戴威隔空互怼;到了 2018 年 1 月,ofo 和滴滴的矛盾也暴露了出来。

  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到戴威有交出 ofo 命运的迹象,或许未来也不可避免。

  张旭豪昨天转了一条关于他对赌失败出局的新闻,并予以了否认。但从他的话语中看不出来,他是在否认对赌失败,还是否认被阿里收购?而在所有人看来,阿里收购几乎是确定的事情。

  最重要的问题是,在创业中,什么时候放弃独立性,交出自己的命运,有没有高下之分?

  你说呢。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