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战争爆发前夕:美团、滴滴的攻守道
来源: 36氪   作者:贺泓源  日期:2018-3-28  类别:新零售  主题:电商资讯  编辑:Darren
当企业开始互相模仿的时候,通常不是相互极度的欣赏,这意味着:战争将要爆发。在美团和滴滴身上,这二者兼而有之。

美团做了一件完全像是滴滴该干的事。3月21日,美团打车在上海获得了近15万个订单,这意味着,继南京试点之后,美团打车跨出了布局全国市场的第一步。

几乎同一时间,滴滴出行(滴滴)也做了一件完全像是美团应该干的事。滴滴外卖初定于4月1日在无锡正式上线。同时,滴滴配送客户端显示,滴滴配送城市包括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等九大城市。

当企业开始互相模仿的时候,通常不是相互极度的欣赏,这意味着:战争将要爆发。在美团和滴滴身上,这二者兼而有之。美团和滴滴这两家独角兽企业都位于北京,创始人都非出身名门,美团CEO王兴与滴滴CEO程维,有着众所周知的私人关系,他们俩与另外一位著名的创业者张一鸣曾在乌镇聚会,闭门聊了三个半小时的故事广为传播。

中国这两家关系不寻常的公司间的紧张局面始于去年2月,美团打车南京试点。如今,这两家公司已进入更加针锋相对的新阶段,美团打车铺向全国,滴滴外卖亦准备进入高速发展期。

美团方面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称,登陆上海,意味着美团打车跨出了布局全国市场的第一步。

3月23日,滴滴方面表示,关于外卖板块拓展计划正在稳步推进,“下个礼拜可能会有更多的信息”。

美团的进攻

科技行业从来不缺乏传奇性的竞争故事,但这些故事在近几年大多数时候的结局是转折性的。滴滴早期曾经与竞争对手大战,短期内几方消耗的资金数以亿计,不过,很快竞争对手们就走到了一起。据称,当时滴滴、快的的合并是资本的主导。类似的案例包括携程与竞争对手去哪儿合并,美团自身也有类似的案例,这家公司合并了大众点评。

进攻对于王兴来说从不陌生。从2010年,美团开始进入百团大战、千团大战,并最终获得胜利。之后的故事是,美团与对手大众点评合并,以及进入了整合期:“这两家业务重叠相对少,但重叠的部分,还是需要花时间整合。”去年10月,王兴在媒体见面会上如此表态。

美团与滴滴的主要战场实际上是围绕人的生活消费与服务。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同比增长47.2%。从各领域增速看,知识技能、生活服务、房屋住宿三个领域市场交易额增长最快,增速分别为 126.6%、82.7%和70.6%。

网约车板块,生活服务领域核心之一,滴滴占据着主要优势。滴滴在中国移动网民中的渗透率高达12.0%,过去半年,滴滴的日均新增用户量为70.4万人,是日均新增用户量排名第二的网约车App神州专车的7倍。

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美团方面称,美团在沪上线了出租车及快车两种业务,此举意味着,继南京试点之后,美团打车跨出了布局全国市场的第一步。美团打车此前在南京对司机的抽成仅为8%。而在上海地区注册的司机,可享受开站三个月内“零抽成”。记者接触到的司机们对美团落地,期待已久,再加上乘客优惠券激励,美团打车当天迎来好业绩。其公布数据显示,首日完成单量破15万。

美团打车已列入美团APP一级接口。同时,上海用户在美团搜索本地餐饮商户信息时,还可以直接通过商家主页面的“打车”入口,跳转到打车服务,无需手动输入起始地址。

硬币的另一面,是美团打车再迎“强监管”。上线当日,由于美团打车发布的宣传用语以及车辆注册的有关情况,上海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市价检局在上线后即联合对其进行了约谈。另外,美团打车同时上线的出租车业务,也面临一系列整改。

美团方面透露,美团打车于去年六月底在上海获得网约车经营线上服务能力认定,同时,获得了上海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去年12月底,美团APP在全国七个城市接入打车推广链接,包括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

美团高级副总裁兼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美团对于新业务,会有一个比较长的试点周期。“其实到底要不要投入新业务,是需要看整个试点的反馈,如果试点之后,发现业务其实是消耗非常大,资本的投入产出比是不值得的话,并不意味着你要投入,但是你这个试点结束之后,你觉得它整个投入产出比是很适合做投入的时候,你才会投入资源来快速发展它。”

此次美团开展全国布局,显然意味着一个潜台词:其南京试点基本成功。

对于进军网约车,王兴此前对外解释是,基于现有网约车不能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同时,这是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而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是和位置相关的。

王慧文对于新业务尝试标准解释为,该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会不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该行业的消费者或者商家,他们是不是对现状满意。“如果前一个回答是yes,后面一个回答是no的话,那这就一定是有觉得是的空间的,其实还有很多条款,但这两个条件是最高的。”

滴滴的对策

目前,虽然滴滴在出行领域大幅领先,但并未完全掌握运力。另一头,司机们明显对于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并不满意。北京、成都等地多位网约车司机均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坦承,滴滴平台费率较高,且算法并不够透明,期待着美团早日落地。“已经报名且准备好相关软件”成为常态。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面对美团大军来袭,滴滴的选择是,切入外卖市场。外卖市场是美团的大本营,目前,美团外卖用户数超2.5亿,占据62%的中国市场份额。高达62%的市场份额,或也意味着,在竞争激烈的外卖市场,再提高将很艰难且空间有限。

美团打车于去年6月底在上海获得网约车经营线上服务能力认定,同时,获得了上海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去年12月底,美团APP在全国七个城市接入打车推广链接,包括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

滴滴外卖初定于4月1日在无锡正式上线。同时,滴滴配送客户端显示,滴滴配送城市包括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等九大城市。值得一提的是,成都、福州、厦门、温州四城是和美团打车扩张计划相重合的城市,或将成为火力交战的中心。

滴滴早期投资人王刚曾建议程维做外卖,他认为美团是继Uber之后,在本土对滴滴有潜在威胁的对手。“不在你未来的最大潜在对手的主业上或者主要战场上做文章,那你就是在‘犯罪’。”王刚公开表态。在他看来,今天美团和滴滴的竞争不仅仅是出行的竞争、外卖的竞争,而是BAT之后的“次级流量入口”之争。

滴滴在技术的投入巨大,滴滴自称每年的技术投入超过10亿美元。滴滴也正在设法在其生态圈里引入更多的“生物”。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信息平台显示,中信证券——滴滴CP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已于3月16日受理,此计划拟发行金额100亿,品种为资产支持证券(ABS)。本次融资以滴滴合作汽车租赁公司向司机出租车辆所产生的租赁债权为基础资产,滴滴担任合作伙伴的代理原始权益人,负责协调租赁公司,统一面向资本市场进行证券化融资。

一个趋势看来难以避免:美团和滴滴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里变得更加激烈。王兴在去年6月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美团与滴滴在点评上本存在合作,但在美团打车南京试点后,滴滴主动断掉了合作。“我们本来的合作就不大。但如果别人都要打上门来了,你还要假惺惺跟他合作,就没必要了。”2017年12月,在接受《财经》采访时,程维如此回应王兴。

实际上,美团打车原计划将滴滴的大本营北京,作为其业务扩张的第一个城市。但临上线前,却被北京市监管部门叫停。截至目前,其余六个城市开通时间均未确认。美团打车最新进展是,正式获得杭州市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这意味着,美团打车落地杭州进入倒计时。

无论如何,美团和滴滴之间的冲突肯定会越来越多。在地域上,中国主要的城市里,他们之间开始正面对撞;在业务类型上,至少从目前的双方布局看,在核心业务领域,已经完全重叠。基于两家在彼此核心业务上的快速布局,在未来,美团与滴滴之间的冲突会越来越多。有美团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高压态势下,确实工作压力很大。”

在决定谁在最终为我们提供服务的战争中,友谊必将成为进步的牺牲品,当然,在足够的利益之下,敌人也可能成为朋友。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