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字节跳动VS腾讯,下一个千亿市场谁是流量王?
来源: 未来汽车日报   作者:程潇熠  日期:2020/7/13  类别:互联网  主题:移动互联  编辑:艾德里亚
一场由“老干妈事件”引发的公开互怼,让公众嗅到了“头腾大战”不断升级的火药味儿,也让腾讯与字节跳动两大巨头之间持续多年的流量争夺战再次现出冰山一角。

一场由“老干妈事件”引发的公开互怼,让公众嗅到了“头腾大战”不断升级的火药味儿,也让腾讯与字节跳动两大巨头之间持续多年的流量争夺战再次现出冰山一角。

此次亲自下场“作战”的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早在2018年6月,就曾因抖音不能正常分享至微信而公开讽刺腾讯“店大压客”,并宣布不靠微信获取流量。当年7月,悄悄上线的“抖音好友”小程序被微信以违规为由立即下线。“头腾大战”的序幕就此掀开。

按照字节跳动的说法,微信当时“封杀”它的理由是为了避免被导流。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则在微信封杀字节跳动旗下社交媒体多闪时称,诱导性分享破坏了微信的用户体验。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注意到,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也无法使用微信登陆。

从腾讯新闻与今日头条,到微信与多闪、微视与抖音,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流量大战已悄然转移至继手机后的下一个智能终端——汽车。腾讯2018年发布的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市场与用户洞察白皮书显示,中国车联网市场规模将保持40%以上的高增长,预计2025年将突破2000亿元,在全球占比高达四分之一。

在这场车联网市场的争夺战中,流量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据QuestMobile2020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报告,截至今年4月,抖音月活(月均活跃人数)已达5.11亿,微信的月活达9.45亿,与2018年4月对比,微信增长度不高,抖音月活则是翻倍增长。

来源:QuestMobile2020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报告

在全新的战场上,底蕴深厚的腾讯与增长迅速的“萌新”字节跳动,谁能成为车联网流量王?

“萌新”字节,难敌腾讯

当智能汽车将来成为替代智能手机的主要移动互联入口,当下进入车联网赛道就成了互联网巨头为保障其未来流量池不干涸,而进行的必要的修渠引流工作。

据中信证券研究报告,咨询公司赛迪顾问预计,2018年中国车联网市场规模约486亿元,到2021年将达到1150亿元。而在成熟的车联网市场中,服务费将占据约40%的份额。

来源:中信证券

与百度阿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发底层技术不同,字节跳动与腾讯切入车联网的路径大体相同——不碰硬件,从软件角度将移动端应用生态搬上车。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与腾讯要想抢占未来车机端流量,首先要用原有的高流量应用撬动车联网装机份额。

腾讯车联近日发布TAI3.0系统,将繁多的腾讯系应用分为生活和娱乐两个类别,分别融合成了两个App。打开腾讯随行App,可以语音控制车载微信进行支付和日常沟通,了解附近的餐厅、健身房等设施。另一个腾讯爱随听App则包含了QQ音乐、微信读书、腾讯新闻、腾讯体育、阅文听书、喜马拉雅等有声内容。

为吸纳非腾讯系应用,腾讯车联还推出了面向开发者的生态开放平台——腾讯小场景,其功能类似微信小程序。

此外,腾讯还在2018年与长安汽车合资成立梧桐车联,在2019年2月以1.2亿美元领投蘑菇车联A轮融资,并在当年11月达成战略合作。再加上2017年推出的腾讯车联“AI in car”,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腾讯已拥有三张底牌,每张牌都可能成为决胜局中最后的砝码。

反观字节跳动,虽然抖音、今日头条等产品日活上亿,另有西瓜视频、飞书、懂车帝、飞聊等矩阵产品,但产品丰富度仍然无法与腾讯匹敌,很难凭借一己之力构件整个车载应用生态,也难以像腾讯自建平台串联场景。

此外,字节跳动旗下应用大多数为图像类产品,在完全自动驾驶解放人类双眼双手双脚之前,抖音及西瓜视频等产品在车内的使用场景还有待探索。

腾讯新闻月活高于今日头条 来源:QuestMobile2020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报告

从当前来看,场上局面并不利于字节跳动。由于腾讯与字节跳动剑拔弩张的氛围,字节跳动很难在其车载系统中接入包括微信、微信支付在内的腾讯系应用。

对于没有地图导航、支付等功能性应用的字节跳动来说,想要从应用场景入手搭建车载系统,要么选择扩大其应用种类,建立一个可与腾讯匹敌的产品链,要么进行合纵连横,积极扩大朋友圈,以完善应用品类。

谁将称霸车机时代?

字节跳动入局车联网时间较BATH(百度、阿里、腾讯、华为)晚,但从整体发展纵轴来看,字节跳动并未迟到,仍有足够的时间布局发展,以角逐最后的车联网流量王。

德勤中国认为,中国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阶段可以类比智能手机。目前国内车联网尚处于第一阶段,相当于2008年iPhone 3G发布的阶段。预计4-5年后,车联网的细分市场才会正式爆发,应用场景趋近成熟,可以深度挖掘用户价值。

来源:德勤中国

市面上玲琅满目的车载智能系统之中藏着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不同的车载智能系统长着相似的脸,在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车机系统似乎到了发展的瓶颈期。

车内大屏的交互设计不及智能手机,功能也仅仅停留在映射手机应用的阶段,这种使用体验降级的现象甚至被网友吐槽为“真大屏,假智能”,部分业内人士也因其难以找到盈利模式而质疑车载智能系统的必要性。

彻底改变现状仍需大量时间,而这正是字节跳动迎头赶上的时间窗口。

来源:中信证券

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注意到,字节跳动近日更新了招聘信息,增加了车联网方向的客户端研发工程师(Android)岗位。据36氪报道,该车联网团队的研发人员主要从锤子团队划拨过来,人数约为20人。

字节跳动车联网在招岗位 来源:字节跳动

2019年1月,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权,包括原锤子科技COO吴德周在内的部分锤子员工入职字节跳动,坚果手机团队改名为“新石实验室”,由吴德周任实验室总裁。锤子团队原计划研发教育硬件,但尚未有产品推出,便传来了锤子团队将参与车联网项目的消息。

“做车机和手机本质上都是安卓,从开发角度来说差别不是很大。”一位车联网行业从业者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市面上优秀的车机系统开发及产品团队大部分都是移动互联网公司出身,车机端的开发人员更擅长在linux平台用C++语言开发,但这种开发框架其实已落后于时代,“有车机开发经验的人反而开发能力普遍偏弱”。

无论如何,这个消息意味着,车联网项目在字节跳动内部的优先级或已被提高。

今年3月,锤子坚果的手机系统Smartisan OS在OTA版本更新中,增加了“小白小白”语音助手,用户可通过“小白小白”唤醒语音助手,实现语音搜索、语音查询日历日常以及发送消息操作。这一功能同样可以移植到车机端,为字节跳动补齐智能语音短板。

移动端时代,腾讯与字节跳动各占鳌头,以微信和抖音为主阵地,分别通过社交软件和短视频平台争夺日活用户及用户时长。车机端时代,微信已成功上车,字节跳动能否让抖音顺利“上车”,或另辟蹊径大幅提升车机使用体验,将成为下一场“头腾大战”的关键所在。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