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 更加独特的内容形式有没有可能反制社交?或者说原本基于某种工具需求聚集在一起的人,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激发出新的社交关系,进而帮助工具产品蚕食社交市场?
  • 知识付费,曾让大家将目光聚焦到音频行业,然而知识的外延很窄,如今,它已从爆发期进入平缓期,不再是音频巨头们争夺的高地。对人才的大投入,表明了音频巨头们继知识付费后,对内容生态的回归
  • 复盘BAT旗下三大超级APP,包括微信、支付宝、百度App,它们的发展路径,其实就是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它们分别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社交、电商、搜索的三级。超级APP的背后成长轨迹,从工具到内容
  • 借着短视频被整改的“东风”,良好业绩表现勾勒出直播行业第二春的幻象。强劲业务表现更多来自增值业务与既有用户变现的开拓,不过,直播作为主营业务,其盈利模式背后的顽疾依旧无解。
  • 用数据说话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好习惯,谈再多情怀,再多创意,再多风口,也不如数据来得实在。有时候数据像一个老师,一些看似难以理解的问题,放在数据面前,它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开。也有时候
  • 2016年5月,当奉佑生在用钱猛砸映客推广、周鸿祎拼了老命为花椒站台,韩坤带着他的一直播入场了。到了2017年元旦的时候,“千播大战”接近尾声,陈洲总结到:“中国直播产业年收入有150亿左右,
  • 中老年微信小程序,到底是流量红利,还是变现陷阱?什么样的小程序真正能带来红利,哪些流量又是变现雷区?这些问题我们也很好奇,于是做了这篇梳理,拆解“银发”小程序。
  • 公众号做知识付费有天然的优势,他们有自己稳定的用户,用户互动具备粘性,并且拥有明确的公号属性,了解用户的确切需求。”在用户信任的情况下去做知识付费,转化率就会很高。实际上,微信公众
  • 当我们谈起“小程序”时,在语境一般指代的是“微信小程序”,这有点儿不公允,支付宝在去年也做了小程序,淘宝会员码店铺也像小程序;百度才是最早的小程序鼻祖,从轻应用(lightApp)到直达号
  • 从创业项目融资的角度来说,一边是大疆、商汤、神策这样的领域内头部技术公司门庭若市,一边是尚名不见经传的公司门可罗雀。
  • 整个2017年,腾讯在短视频领域的唯一战绩就是投资了快手。现在,腾讯携微视卷土重来,这个不缺钱也不缺流量的新玩家会在将来成为快手与抖音的心腹大患吗?
  • 2017年的最后几天,一款游戏小程序「跳一跳」跳进亿万用户面前,一夜间成为「全民游戏」,而小程序再一次真正的走进众多微信用户的视野。如今我们已无法再去忽略小程序的潜力,2018年将会是小程
  • 理论上来说,假如手机厂商能够抱团形成合力,那么以大家的总体量,“快应用”还是有望和微信小程序较较劲。
  • 2017年,新闻资讯领域最大的黑马无疑是趣头条。在最新的AppStore新闻类别排行榜里,这个鲜有主流媒体报道的产品位列第五,超过了门户网站等多款老牌资讯阅读应用。
  • 一方面,直播行业上百家倒闭,但整个行业营收却依然在增长,这可以看出,直播行业的整体营收与用户基本都流入了头部平台,头部秀场直播依靠附属的主播公会体系与资本加码,用户群体稳定增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