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 不能依靠管理或组织再次获得成长?毕竟某种程度上,管理和技术一样,都是驱动力。投投想,正处于转型中的海尔或许会给我们一些答案。
  • TCL几乎是李东生唯一的工作。在我和李东生相识的20多年间,印象最深的,不是TCL在市场上高歌猛进、风云际会的时刻,而是李东生在巨大压力下做出的关键决策。
  • 外界言论似乎也很难左右董明珠的态度。正如董明珠自己所说,“我并不在乎别人说我怎样,而我非常在乎我做了什么。”
  • 当人存着私心做一个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你是会有多样选择的,当每个人都遵循着私心,你认为这个企业也好,社会也好,还可能有很好的成长,或者有很好的发展吗?我认为不可能。
  • 没有人能讲清楚互联网是一个什么东西,我的理解是,互联网就是一个工具。格力电器的互联网用得是最好的,只是我们没有在外面表达它,互联网跟制造业有关系吗?有!过去,消费者用的格力空调如果坏
  • 海尔把一个中央集权的大型组织打散成碎片化的小微创业公司,有失控的可能性,但不这样作,把什么都控制住了,人的创造力也没了,就会生大企业病。
  • 企业要对消费者负责任,对股民负责任,同时对这个国家和社会负责任。把这三个责任想清楚,企业才会有战斗力、生命力、竞争力。人家都说我是营销女王,其实我没有任何诀窍,只有两个字——诚信。
  • 转型是痛苦的,“任性”转型更痛苦。历经5年,苏宁的互联网零售转型初见曙光,2014年利润大幅攀升。作为CEO的张近东,有哪些“任性”见解?
  • 任何人分析一个事件,关键看行为正确与否。我说了两次清场行动,大部分人都激动起来,我觉得没什么好激动的啊,你也可以清场啊。
  • ?零距离,互联网消除了距离,消费者能够很便利地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产品?分布式,资源不是集中在某处,而是全球资源都可以为我所用?去中心化,每个人都可以发布意见成为“主播”,每个人都是中心
  • 如果说苏宁、国美的O2O转型背景在于互联网经济对零售业所造成的冲击的话;那么,康佳的转型无疑显示着互联网对于工业企业所带来的深层改造。
  • 张瑞敏提到了互联网对于所有企业战略思维的颠覆,以及战略改变之后企业组织应该如何进行颠覆性的演化,并谈到了海尔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探索的目标。
  • 传统电视行业不无意外的遭逢互联网冲击,终于从国际化阴影中涅槃重生的TCL,如今又面临乐视、小米等“互联网新物种”的挑战。 从企业发展历程看,TCL在行业里摸爬滚打32年,拥有一整套液晶面板
  • 在OPPO,段永平是个遥远的传说,真正的创始人和老板是陈明永。段永平不是在美国遥控OPPO的“幕后大老板”。他是董事长,但和CEO陈明永持有的股份其实相差无几
  • 自加盟段永平创办的广东步步高电子公司后,沈军就一直潜行于中国电子市场的深水中...